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时尚传媒业持续动荡 《悦己SELF》宣布将停刊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17年09月25日 09:43
分享

时尚传媒业持续动荡 《悦己SELF》宣布将停刊

至此,进入中国已超过十年的《悦己SELF》正式告一段落。

 

时尚头条网报道:受广告收入萎缩和互联网的冲击,国内再有时尚杂志停刊。

 

据消息灵通人士向时尚头条网透露,康泰纳仕中国区总裁Sophia Liao日前通过一封公司内部邮件告知,公司决定2017年将于12月关闭《悦己SELF》杂志、网站和APP业务,专注发展悦己社群,以悦己微信公众号为主要发声平台。

 

时尚传媒业持续动荡 《悦己SELF》宣布将停刊

 

Sophia Liao在信中坦承,对于《悦己SELF》杂志的关停其心情是十分复杂的。她表示,11年前她能参与到悦己上市前的筹备过程,是其近20年的媒体职场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

 

今年三月,Sophia Liao重新加入康泰纳仕中国集团,悦己是其第一个实际参与运营的媒体品牌,深深感受到近年来纸媒市场面临的转型压力,她透露,尽管悦己在女性媒体整体的广告市场份额上,最近几年亦持续攀升,甚至在今年超越了主要竞争者,但经过与总部从各个角度反覆检视评估后,基于公司长期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决定忍痛关停《悦己SELF》除微信公众号外的其它业务,专注于数字化的发展。

 

据悉,《悦己SELF》进入中国已超过十年,今年4月刚刚推出全新app。据可靠消息《悦己SELF》编辑总监徐赫立已经离职。有分析人士认为,如今悦己大部分业务的关闭再次反应传统时尚媒体的生存危机,令人唏嘘。

 

实际上,受网络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冲击,康泰纳仕集团早在去年就已开始逐渐缩减旗下杂志印刷读物的规模,在关停《Lucky》杂志的同时,再度削减了《悦己SELF》杂志和《Details》杂志。

 

有分析指,此次康泰纳仕宣布关停《悦己SELF》除微信公众号外所有业务的决定进一步印证了集团极力将原本的核心印刷业务转向数字化的决心。但这一转型将迫使康泰纳仕集团裁掉大量曾经在集团黄金岁月扩张的工作岗位,以腾出空间引进更多的数字媒体人才。

 

时尚传媒业持续动荡 《悦己SELF》宣布将停刊

图为时尚杂志Vogue母公司康泰纳仕集团总部。

 

康泰纳仕集团自1908年成立以来,在已开辟的21个国际市中共出版了120本杂志,经营了61个杂志和相关同名网站,包括《Vogue》、《GQ》、《Conde Nast Traveler》、《The New Yorker》和《Wired》等知名的杂志。

 

无独有偶,8月初,康泰纳仕意大利集团宣布将于年底关停Vogue意大利版的4本姐妹刊物,包括男士时尚L'Uomo Vogue, 专注儿童服饰的Vogue Bambini, 新娘刊物Vogue Sposa和配饰刊物Vogue Gioiello。今年12月刊将是以上L’Uomo Vogue和Vogue Gioiello最后一次出刊。集团同时透露将对刊物员工进行裁员,但未透露具体裁员人数,失业员工将获得40个月工资的抚恤金。

 

事实上,在国内,纸媒重组、杂志关停的消息如今已经屡见不鲜。

 

赫斯特集团旗下的《伊周FEMINA》于今年1月正式停刊,《外滩画报》更早前则关停纸媒全面转型新媒体,去年以来,包括《新视线》、《芭莎艺术》、瑞丽旗下杂志《瑞丽时尚先锋》等杂志也相继停刊。

 

而《周末画报》母公司现代传播(00072.HK)持续多年下滑,2016年纯利润暴跌85.4%只有300万,已削减了289名员工, 包括《周末画报》在内的传统杂志类广告收入大跌30.5%,是该集团上市以来的最大跌幅。

 

时尚传媒业持续动荡 《悦己SELF》宣布将停刊

图为即将停刊的美国时尚杂志《Nylon》

 

9月10日,美国时尚杂志《Nylon》宣布将关闭纸质印刷部门,10月刊将是该杂志最后一个印刷版本,未来将完全向数字化转型,通过视频、社交媒体和创意吸引更多的年轻读者。《Nylon》杂志同时宣布,印刷部门共12名员工将被立即开除。杂志执行董事Marc Luzzatto在声明中强调关闭印刷部门是杂志转型重组的重要一步。

 

目前,康泰纳仕集团竞争对手赫斯特集团以及时代出版集团为了向数字化转型都做出相应的重组,但奢侈品及零售产业广告的明显下滑对本已经举步维艰的传统杂志业带来致命的打击。

 

另有分析指出,在信息泛滥的传播时代,综合的时尚杂志只会显得四不像,更像是媒体怪物,失去竞争力,除了向移动端的转型,有高度细分和专注的杂志或许才会有更广阔的市场前景。

 

康泰纳仕集团也意识到这个问题,集团已计划细分内容来重组杂志,按照时装,美容,美食,旅游,家具,男士几大类别来划分团队,有决策者举了一个奢侈组的例子,把包括W,Architectural Digest和Traveler三本杂志归为一组。有分析人士表示,康泰纳仕集团机构庞大臃肿流程复杂,传统出版业模式已无法满足商业多样化的需求。

 

康泰纳仕中国旗下的《Vogue服饰与美容》则选择通过推出双月刊新刊《Vogue Me》的方式拆分受众群体,将年轻受众聚集到去年3月推出的《Vogue Me》中,并通过更为年轻的方式对该杂志进行包装,从封面人物的选择到内容板式的选择都与《Vogue服饰与美容》进行了刻意区别。

 

面对社交媒体的不断激烈冲击下,时尚杂志面临严峻的挑战,但数字化是否能够拯救传统媒体仍旧是个未知数。如何找到下一个收入增长点,时尚出版业看来还没有头绪。



更多悦己SELF   时尚传媒业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