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adidas步步紧逼,Nike自乱阵脚?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18年03月19日 09:46
分享

adidas步步紧逼,Nike自乱阵脚?

Nike高层人事动荡再一次证明在行业正在不断洗牌

作者 | 王乙婷

 

在adidas步步紧逼下,Nike的人事调整已蔓延至核心高层。

 

美国最大运动服饰集团Nike北京时间今日早间突然发布声明,Nike 品牌总裁Trevor Edwards 离职并即时生效,Mark Parker 将在2020年后继续担任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16年7月,Nike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Phil Knight退休,Mark Parker接替了他的位置。

 

值得关注的是,Trevor Edwards曾被视为Mark Parker的潜在接班人之一,也是该集团的第二号核心人物。

 

另据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透露,Mark Parker在发给内部员工的信中表示,Nike收到了有关发生在集团内部某些行为的报告,这些行为不符合Nike 包容、尊重和激励的核心价值,但未说明是否涉及Trevor Edwards或其他高管。

 

adidas步步紧逼,Nike自乱阵脚?

运动品牌的竞争也是人才的直接比拼,图为一直 长期服务于公司的CEO MarkParker

 

截至目前,Nike集团发言人不愿透露更多详情,Trevor Edwards 也暂未对离职消息作出回应。

 

现年53岁的Trevor Edwards 自1992年加入Nike后成为了位于俄勒冈州的品牌Beaverton的区域市场经理,十年后他已经晋升为全球品牌管理总裁,在2013年Trevor Edwards 被任命接替Denson担任Nike品牌总裁之前,还出任了品牌的首席营销官。

 

拥有从管理到销售部门的双重经历,Trevor Edwards带领品牌作出了多项领先性变革。除了联手Apple Watch推出Nike Plus运动数据同步功能以从数字化体验以外,Trevor Edwards也是行业内最早意识到女性运动市场的重要性,而进军时尚领域对 Nike 而言是提高竞争力的关键战略。

 

尽管业内对核心人物Trevor Edwards的突然离职感到不解,但或许暗示着Nike集团正在席卷一场自下而上的全面调整。

 

有分析人士认为,Nike在过去十年内的表现之所以如此优秀,很大一部分应归功于行业实质性竞争的缺乏。换言之,Nike没有真正的对手。不过,现在情况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在这一背景下,Nike内部洗牌或将加速,怎么为保持公司的团队的新鲜度迎战咄咄逼人的竞争对手将至关重要。

 

2016年12月,Mark Parker首次强调承认,集团感受到竞争对手adidas和Under Armour的竞争压力,并将会持续,不过他重申2020年前集团收入目标将增至500亿美元。

 

由于业绩增长持续放缓,Nike在去年6月发布了最新的重组计划“Consumer Direct Offense”,对内部进行结构化转型,全球约1400名员工面临被辞退。值得注意的是,该计划的领导人正是Trevor Edwards。

 

此次重组分别从三个方面进行,包括增加直营店并减少第三方经销商的数量;将区域架构从原先的6个简化至4个事业部门和精简产品缩短生产周期,减少25%的鞋履款式,重点发展ZoomX、Air VaporMax和Nike React等系列,而借助智能化生产和3D打印等技术革新,Nike的生产周期有望从现在的18个月缩短至4个月。

 

此外,Nike也在密集的进行高管职位调整。Adam Sussman新担任Nike集团的首席数字官,Tom Peddie、Bert Hoyt、Angela Dong以及Ann Herbert则分别领导北美、欧洲、中东和非洲(EMEA)、大中华区以及亚太和拉丁美洲(APLA)事业部,他们将向Nike地区与综合市场总裁Elliott Hill汇报。

 

然而重组也带来了运营成本上涨等诸多负面影响。2018年第二财季度Nike集团收入增长了5%,但增加了7%的销售成本,净收入同比下降9%至7.67亿美元,这意味着Nike较以往花费了更多的开支来维持增长。截至去年11月30日的六个月里,Nike集团总收入同比增长2%至176.2亿美元。

 

期内,Nike品牌在北美地区销售额继续下滑,同比减少5%至34.85亿美元;在EMEA地区的销售额则同比大涨19%至21.33亿美元;大中华区销售额同比大涨16%至12.22亿美元;亚洲其它地区与拉丁美洲销售额同比增长6%至12.73亿美元。

 

华尔街分析师早在2016年指出,由于同行业内竞争激烈,Nike的发展速度遇到阻碍, 面临的三大挑战包括女性运动服装市场竞争愈发激烈、Nike服装销售仍然疲弱以及Nike最流行的篮球鞋或将成为过去。

 

无论对集团内部架构作出何种调整,Nike必须面对的是核心产品竞争力下降的事实。据Lyst公布的2017年度热门球鞋Top榜单显示,排名榜首的为FENTY PUMA by Rihanna,Balenciaga Speed Trainer以及Gucci的Ace小白鞋分别排名第二、第三名,Nike仅有一双球鞋上榜且排名最后。

 

极富戏剧性的是,Nike此次重大人事变动正发生于最大竞争对手adidas公布财报后仅1天,后者强劲的业绩在把Nike逼到悬崖边缘,继续扩大着在运动行业的野心。

 

据时尚头条网数据,去年全年adidas 集团(ETR: ADS)销售额同比上涨 15% 至 212.18 亿欧元,首次进入 200 亿欧元俱乐部,运营利润飙升31%至 21 亿欧元,净利润同比增长 7.9% 至 11 亿欧元。

 

据悉,adidas 官网与 Reebok 品牌官网已成为集团电商渠道业务最大的收入来源,集团预计2020年自有电商平台的年销售额将实现40亿欧元。

 

除了对线上销售的持续关注,adidas也在数字化转型上直接对标Nike Plus。去年11月7日,adidas 推出全新手机端 app,通过Salesforce技术为消费者提供量身定做的运动方案,并会提供个性化的文章、视频与运动教程以及相关产品等丰富内容。

 

在产品方面,随着复古休闲风潮的兴起, adidas于2014年以1000万美元和承诺给予分红从Nike手中签下的带货明星Kanye West,现已成为与消费者沟通的利器。

 

虽然双方联手打造的爆款Yeezy系列在达到某个社交热度顶点后开始下滑,但有业界人士表示,限量的饥饿营销主导了过去一年的球鞋市场,恰好给了adidas 一个机会让品牌大量曝光实现绝地反击 Nike。

 

据数据研究机构 L2 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7年的12个月内,无论是在Instagram渠道还是邮件渠道,adidas 的点开率均超过 Nike。

 

面对adidas的不断挑衅和美国市场份额的下滑,有分析师指出,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地区或许是双方下一步分决战胜负的重要市场。在中国消费者的持续追捧下,adidas在大中华区的销售额同比大涨29.5% 至 37.89 亿欧元,已成为该集团的第三大市场。

 

另据国外杂志发布的中国体育产业专题报告显示,中国积极从事体育活动的人口目前已高达4.34亿,所占比例由8年前的28.2%提升至34%。在相关政策红利催动下,这一数字或将继续提升。

 

而国内运动品牌也频频发力。

 

近日因在纽约时装周走秀获得巨量曝光的中国运动品牌李宁,又一次证明了中国运动服饰市场蕴含的巨大增长潜力,其售价 699元 新款卫衣,早前已卖到断货,且价格也遭炒高到 999 元。

 

随之高涨的还有李宁(2331.HK)股价和市值,其股价一路攀升33.17%至每股 7.22 港元,自参加纽约时装周以来,李宁的市值至少上涨了 30 亿港元。

 

Trevor Edwards此次离职后,原被业界看好的CEO继任者仅剩下产品销售总裁Michael Spillane和首席运营官Eric Sprunk二人。

 

鉴于此前聘任William Perez担任品牌CEO仅2年后即被要求辞职。彭博社报道称Nike可能不会对外寻找品牌总裁的接替人选,有分析表示,此次高层大地震再一次证明运动服饰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和业绩放缓的双重压力下,Nike终于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

 

截止昨日,Nike集团(NYSE: NKE)股价微涨0.29%至每股66.39美元,市值约为1080.13亿美元。



更多NIKE   业界人事变动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