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LVMH与Tiffany 162亿美元的交易会是奢侈品行业最后一笔大并购吗?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0年04月03日 10:17

LVMH与Tiffany 162亿美元的交易会是奢侈品行业最后一笔大并购吗?

近三年来全球奢侈品行业强者恒强的寡头导向愈发清晰化,资源整合不断

作者 | 周惠宁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全球资本市场跌宕起伏,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奢侈品寡头间的收购大战或将暂时告一段落。

 

据金融数据提供商Refinitiv周二发布的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全球并购活动下降28%,从去年同期的9640亿美元降至6980亿美元,为2016年以来最低水平。

 

其中美国一季度并购活动大跌50%至2520亿美元,亚洲并购活动下降17%至1429亿美元,欧洲的并购交易规模则较去年同期增加一倍以上至2320亿美元,主要受去年12月底前就已达成的交易推动。

 

有分析认为,这或许意味着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与美国奢侈珠宝品牌Tiffany于去年底达成的162亿美元收购案将成为业内最后一个大并购。该金额是LVMH收购史上的最高出价,远超过2017年收购Dior的70亿美元。

 

在今年初获得Tiffany集团董事会的通过后,LVMH计划发布75亿欧元不同期限的欧元债券和15.5亿英镑债券筹集约90亿欧元用于支付相关款项,交易最快将于今年年中完成。

 

除了Tiffany,LVMH去年还通过旗下的Luxury Ventures收购了美国休闲服装品牌Madhappy和另一设计师品牌Gabriela Hearst的少数股权,并买下了位于意大利萨尔阿诺市制革厂Masoni Industria Conciaria SpA的少数股权以提升自身的制作工艺和效率。

 

值得关注的是,Tiffany今年截至3月18日的股价累计下跌17%至111美元,低于每股135美元的协议收购价格,随后便有消息称LVMH有意趁机低价在公开市场购买部分股权。

 

尽管LVMH迅速对相关消息作出否认,表示会严格按照协议执行,但依然体现出奢侈品行业在此次疫情中已经濒临极点的处境,只有充沛的现金流才是真实力。据该集团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刨去2018年收购Belmond酒店的2.74亿欧元后,其自有现金流为61.67亿欧元。

 

更令LVMH感到压力倍增的是,在把Tiffany高价收入囊中后其任务并不轻松,毕竟除了最基本的品牌形象和产品的更新外,Tiffany目前还面临着游客消费减少和美元汇率坚挺等挑战。在截至1月31日的12个月内,Tiffany集团销售额几乎与上一年持平录得44.24亿美元,毛利率为62%,净利润下跌7.6%至5.41亿美元。

 

雪上加霜的是,随着疫情直击奢侈品的心脏,奢侈品牌在北美、欧洲等主要市场线下门店的暂时停业,工坊也无奈停工,奢侈品行业这个轮轴基本处于静止状态,庞大的员工工资以及昂贵的门店租金却每天都在递增。Tiffany位于香港最昂贵购物街区的尖沙咀广东道旗舰店已悄然关闭,该占地4000平方英尺的门店租约已于去年底到期。

 

据不完全统计,自疫情发生以来已有超过10家奢侈时尚企业表示将从信贷中提取一定的现金来支撑停业期间的开支。另据BCG波士顿咨询机构预计,今年全球时尚和奢侈品销售额将同比下跌25%至35%,贝恩咨询机构更坦言奢侈品行业损失或高达700亿欧元。

 

旗下已坐拥近80个奢侈时尚品牌的LVMH于上周五特别发布声明警告称,今年第一季度营收或大跌10%至20%,将是该巨头近10年来将录得首次季度收入下滑,LVMH强调短期内旗下工坊和门店的关闭将对集团上半年的业绩产生影响。此前有分析预计通过收购Tiffany将使LVMH的收入增长8%,营业利润增加6.7%,手表及珠宝业对总收入的贡献将由8.7%增至16%。

 

对LVMH紧追不舍的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则在发布去年业绩后明确否认将收购奢侈羽绒品牌Moncler,并预计截至3月31日的第一季度同店销售额将大跌15%,整体销售额跌幅约在13%至14%之间。

 

并购交易可能陷入的停滞对奢侈品行业而言无疑也是一记警钟。

 

近三年来,全球奢侈品行业强者恒强的寡头导向愈发清晰化,资源整合不断。先是两年前Coach和Michael Kors两大美国轻奢品牌纷纷开启强势收购战略,试图在美洲大陆复制LVMH的成功。Coach收购Kate Spade成为Tapestry集团,Michael Kors收购Jimmy Choo和Versace成为Capri集团。

 

看似稳定的欧洲奢侈品格局内部则在不断撕扯。LVMH于2017年拿下Dior时装部门,虽然这不过是掌握着Dior集团与LVMH的Bernard Arnault家族的“左手倒右手”,但是通过完成Dior时装与香水两大部门整合,LVMH强化了其在奢侈品行业的头部竞争能力。

 

2019年也被认为是奢侈品行业重心向硬奢转型的元年,战火烧到硬奢大本营瑞士。被视为第二大奢侈品集团、以高端腕表和珠宝为主营业务的瑞士历峰集团在LVMH和开云的左右夹击下面临巨大压力,同样跃跃欲试,有意重启收购策略。

 

不过从去年开始,开云集团对待收购主要持开放但谨慎的态度,因为其优先选项是以中长期视角来发展品牌核心能力,毕竟旗下核心的Gucci年销售额 96亿欧元距离此前100亿欧元目标一步之遥,Saint Laurent突破20亿欧元,Bottega Veneta和Balenciaga也突破10亿欧元。

 

可以肯定的是,富余的自由现金流是支撑一个集团进行收购的最大底气。有分析认为随着股市到达一个新的低谷,有实力的买家或许会在情况恢复稳定后,趁机出手收购来填补自身的业务空白或消灭竞争对手。

 

分析师MARIA VOLE则在最新一份报告中指出,过去几年奢侈品领域的并购活动持续升温,并没有停止迹象,但今年的风险会高于往年。另有业界人士称,放弃Moncler的开云集团下一个目标最有可能是Burberry,该英国奢侈品牌的市值约为50亿英镑,创近4年来新低,市值跌破1亿英镑的Mulberry也被视为另一潜力股。

 

但目前看来,比起通过收购并购来获得新的收入,勒紧裤带,从内部寻求增长动力仍是大部分奢侈品集团面对困境的上策。

 

自今年以来LVMH股价累计下滑23%,市值约为1636亿欧元,开云集团同样录得23%的累计跌幅,市值回落至576亿欧元,历峰集团则大跌33%,市值约为267亿瑞士法郎。



更多   TIFFANY   LVMH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