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上任不足一年,Coach母公司CEO突然下台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0年07月23日 10:23

上任不足一年,Coach母公司CEO突然下台

此番人事动荡后,Tapestry集团和Coach品牌的CEO都已空缺

作者 | Drizzie

 

轻奢品牌未能如愿复制一个美国版LVMH,反而急转直下,情况越来越糟。 

 

据时尚商业快讯,Coach母公司Tapestry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ide Zeitlin周二突然宣布离职,上任不足一年。其首席执行官职务将由首席财务官Joanne Crevoiserat临时接替,首席独立董事Susan Kropf则出任集团董事长。

 

Jide Zeitlin的离职完全在业界意料之外。去年9月,他刚刚接替Victor Luis担任集团首席执行官,集团于今年3月表示他将掌舵至少三年。Jide Zeitlin是Tapestry集团的老将,从2014年以来一直担任集团董事长,此前则担任董事会成员。而此次离职也包括辞去董事会的职务。

 

Jide Zeitlin的离职与过去的个人事务有关。他被一名女性指控曾于2007年用化名假扮成摄影师以与其建立亲密关系,为了不影响集团业务,Jide Zeitlin决定主动辞职。 

 

他周二在一份发布在LinkedIn上的声明中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一位在13年前他拍摄并与之有过交往的女性联系到了多家媒体机构,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表示了担忧。这段关系始于13年前,也结束于13年前,与他在Tapestry的角色无关。“我没有利用权力、财富或地位来进一步发展这段关系。” 

 

当时在投行高盛工作的他是“为数不多的黑人银行家”,正处于职场上升期。因此,为了追求摄影方面的业余爱好,他在拍摄陌生人时会根据自己的中间名James使用假名,以保护自己的隐私。Jide Zeitlin出生于尼日利亚,童年时期被美国家庭收养。他目前是Fortune 500财富500榜单上仅有的4个黑人CEO之一。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件事情的影响之所以被扩大,是因为为《名利场》和《纽约时报》等刊物撰稿的记者William D. Cohan在撰写关于Jide Zeitlin的文章时提出了相关问题。William D. Coha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一直在与公益调查报道组织ProPublica共同撰写有关Jide Zeitlin和Tapestry的故事。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董事会已获悉涉及Jide Zeitlin的不当行为指控,并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进行调查。 

 

对于风雨飘摇的Tapestry集团而言,Jide Zeitlin的离职毫无疑问将扩大集团未来的不确定性。此番人事动荡后,Tapestry集团和Coach品牌的CEO都已空缺,由内部人员临时接管,集团群龙无首。

 

今年3月,集团核心品牌Coach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oshua Schulman刚刚宣布离任,Jide Zeitlin负责在找到继任者前接管该品牌。

 

Joshua Schulman于2017年6月加入Coach,是前任集团CEO Victor Luis招揽的一员大将。Joshua Schulman此前为奢侈品百货Bergdorf Goodman国际业务总裁,并在2007 年至 2012 年期间担任Jimmy Choo首席执行官,还曾在Gucci、Saint Laurent担任不同职位,拥有丰富的奢侈零售经验。2018年12月,他带领下的Coach史上首次在上海发布2019早秋系列大秀,并透露中国有望成为品牌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场。

 

至此,Tapestry集团旗下Coach、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三个品牌的CEO均被换下。

 

Kate Spade原首席执行官Anna Bakst已于2019年底离开,其继任者为Liz Fraser。Coach亚洲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Giorgio Sarné则接替Eraldo Poletto为Stuart Weitzman品牌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oach中国总裁Yann Bozec则晋升为Tapestry亚太区总裁,同时继续担任Coach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除了上述高层人事变化,Tapestry集团董事会也将规模收窄至7名董事。

 

Tapestry集团受2020年疫情影响损失惨重。集团在截至3月底的第三财季内销售额同比大跌19.4%至10.7亿美元,毛利率为57.4%,净亏损达6.77亿美元,上年同期的净利润为1.174亿美元。期内核心品牌Coach销售额同比大跌20%至7.72亿美元,Kate Spade则下滑11%至2.5亿美元,Stuart Weitzman收入减少40%至5100万美元。

 

集团此前坦承,为弥补因疫情导致的业绩损失,集团还计划将继续削减员工人数以降低成本。疫情期间,集团已经解雇了旗下品牌Coach、Kate Spade和Stuart Weitzman共约2100名兼职员工。 

 

长期来看,随着消费的两极分化,在头部奢侈品牌和快时尚的两面夹击下,夹在大众与高端中间的美国轻奢品牌已经愈发脆弱,这一缺陷在疫情风暴中被继续扩大。数字供应链的合伙人兼负责人Suketu Gandhi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指出,消费者在取消旅行禁令后或许会重新为了购买奢侈品而前往全球各地,但绝对不会为了价格居中的轻奢品牌,“在他们看来这很不划算”。 

 

涣散的Tapestry集团能否挺过风暴,关键还是在“人”,也就是真正具有魄力、能为美国轻奢重新找到未来的领导者。

 

今年以来,Tapestry集团股价已经累计下跌49%。截至昨日收盘,集团股价上涨4%至每股13.7美元,市值约为37.7亿美元。集团将于8月13日公布第四财季及全年财报。



更多Coach   业界人事变动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