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深度 | 中国买家收购的法国老牌水晶Baccarat破产风云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0年09月14日 10:14

深度 | 中国买家收购的法国老牌水晶Baccarat破产风云

从2016年开始,中国买家频频出手收购国际奢侈品牌,尤其是历史悠久的法国品牌

作者 | Drizzie

 

法国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据法新社报道,法国奢侈水晶品牌巴卡拉Baccarat周二表示,公司目前已进入法院破产管理程序。法国南锡法院决定任命两名接管人对公司财务状况进行独立评估,判定其是否面临严重危机,以及其中国所有者沣沅资本Fortune Fountain是否有能力筹集资金挽救公司。 

 

受疫情影响,Baccarat上半年销售额同比大跌30%至5220万欧元。疫情爆发以来,法国政府对受疫情打击的公司放宽贷款政策,但是银行不愿为当前高风险的Baccarat提供资金,最终令这个法国民族品牌落入被法院保护性监管的境地。

 

Baccarat创立于1764年,是拥有255年悠久历史的法国珠宝及水晶制造商。品牌得名于法国东部洛林地区以玻璃制品闻名的Baccarat小镇,其历史可追溯至法国路易十五时期,被誉为“王侯们的水晶”。该品牌与其他奢侈品多有合作,曾与Dior J'adore“真我”香水瓶和轩尼诗·理查干邑酒瓶进行合作。该公司拥有复杂的股权结构,是卢浮宫集团的一员,在泛欧交易所上市。

 

Baccarat当下的窘境,在法国舆论界引发一片唏嘘,随之又牵扯出一系列不为人知的内幕。法国《世界报》专栏作家Philippe Escande的评论文章标题写道,“对于Baccarat而言,中国的资本再也流不过来了。”

 

Baccarat爆雷的背后,是沣沅资本的危机。

 

2017年6月,沣沅弘(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沣沅资本,从喜达屋资本和LVMH旗下全球最大消费品投资基金L Catterton手中以1.64亿欧元(当时约合10.8亿人民币)收购了Baccarat 88.8%股份。次年6月,交易正式完成。 

 

当时有关交易细节的披露十分有限,中国舆论界对沣沅资本及其收购动机也不甚了解。据工商信息,沣沅弘(北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是一家主要从事产业投资、金融投资及证券投资的控股管理集团,曾参与分众传媒、奇虎360等企业的投资,还收购了麦卢卡蜂蜜公司HNZ等项目。有业内人士透露,该公司以操盘上市公司康得集团旗下康得新起家,一度获利高达10亿元,之后又以高杠杆比例发行结构性产品积累不少资本。 

 

收购Baccarat的主体沣沅资本则到2017年2月才成立,属于沣沅弘集团的资产与财富管理板块,是该集团在香港推出的金融平台,依托香港地理优势为中国富豪进行游艇和私人飞机预订、海外移民等各种财产管理服务。

 

深度 | 中国买家收购的法国老牌水晶Baccarat破产风云

图为主导收购Baccarat的中国神秘女富豪褚家如Coco Chu接受法国媒体专访

 

推动沣沅资本斥巨资收购Baccarat的核心人物,是外媒报道中的中国神秘女富豪褚家如,又名Coco Chu。在各种公开场合中,她以沣沅资本母公司沣沅弘集团的执行总裁出现,其父亲褚宫杰担任集团董事长。不过据企查查显示,褚宫杰和褚家如都未出现在该公司股权结构图中,沣沅弘集团副总裁兼CFO王良平为实际控制人,持有集团96%的股份。 

 

外媒报道中,有着褚家如是中国书法家王羲之后代的误传,但这一说法似乎是空穴来风。受此误导,有媒体将该集团女性CFO王良平当做褚家如的父亲。 

 

褚家如在2017年接受法国版《罗博报告》和《Les Echos》专访时透露了收购动机。她在观看Chanel时装秀后,受在该品牌工作的好友之邀,前往位于巴黎的“巴卡拉之家”用餐,那里曾是法国名媛Marie-Laure de Noailles及其丈夫Charles的宅邸,Baccarat在2003年对此处进行了翻新设计。

 

深度 | 中国买家收购的法国老牌水晶Baccarat破产风云

Baccarat对法国名媛Marie-Laure de Noailles及其丈夫Charles的宅邸进行翻新重造

 

她在这个奢华的沉浸式空间里深受触动,随即参观了Baccarat博物馆,并对这个品牌展开深入调查,最终促成了交易。她说,“我邂逅并触摸到了文化,这与你在门店里看到Baccarat产品时的感觉完全不同,你只看到了美。” 

 

看起来,这笔跨国交易主要受收购者的审美和热情驱使,有别于西方社会对中国买家财大气粗的刻板印象。“你可以说,我是新中国人的代表。这代人习惯了全球旅行,注重时尚,他们经常被误解,但是审美已经非常全球化。” 

 

这是褚家如为数不多的公开采访。当时她自豪地表示未来两三年内将在Baccarat投入2000万至3000万欧元,中期最高投入5000万欧元,用于品牌在亚洲和美国市场的扩张。 

 

但是现在,褚家如却失踪了,如同人间蒸发般。

 

她为Baccarat留下了约6亿元人民币贷款,三年前承诺的3000万投资也不见踪影。人们后知后觉,原来当初的1.64亿欧元收购款,有一半都来自于沣沅资本向香港私人信贷基金Sammasan Capital和Tor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贷款。

 

这笔贷款发生的背景是,2016年至2018年期间,中国企业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高达4100亿美元的收并购狂潮。但在低成本贷款于2017年受紧缩后,中国买家开始转向香港的私人信用贷款机构,为交易寻求高利率融资。 

 

据悉,沣沅资本去年年底未能提交贷款的相关文件,随后在1月份开始拖欠款项。熟悉情况的人士表示,债权人要求解释和采取补救措施的要求大多没有得到回应。

 

根据破产管理署的说法,在律师事务所Allen & Overy追讨30万美元的未付法律账单后,法院指定的临时清算人开始着手清算沣沅资本在香港的一家关联公司。据香港媒体称,本周二该公司位于香港中环的办公室空空如也,没有电脑,门口还有未开封的邮件。 

 

在中国内地,沣沅资本母公司沣沅弘集团已是危机重重。企查查资料显示,从2019年7月开始,该集团9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集团法人杨东光被限制高消费。企业敏感舆情一栏显示,沣沅弘集团卷入了华宝信托巨亏案,也与曾关联密切的康德集团陷入纷争,这成为了压垮沣沅弘集团的重要原因。 

 

现在摆在Baccarat面前的,是一场控制权之战。股东大会即将于9月17日召开,这也关乎Baccarat未来的命运走向。 

 

Baccarat原班人马、首席执行官Daniela Riccardi已于今年3月辞职,加入意大利笔记本品牌Moleskine。她曾在宝洁供职25年,又为Baccarat供职长达7年。挤下Daniela Riccardi担任CEO的是沣沅资本启用沣沅弘集团助理总裁、沣沅弘集团旗下北京财迅投资董事长孙震。据香港媒体,孙震也是褚家如的伴侣。 

 

为了压制沣沅资本,债权人接管了Baccarat复杂股权结构中的一家控股公司,并获得97%的投票权,计划投票反对包括孙震在内的三名董事,并由一名债权人代表和两名法国行业和企业融资专家取代。他们希望新的董事会成员寻找CEO,并帮助制定新的商业计划。但是熟悉情况的人士表示,沣沅资本在股东大会的议程中忽略了债权人提出的董事人选。 

 

随着法院介入,债权人选择与临时接管人合作,接管人将在四个月后向法院汇报。目前债权人已没收了沣沅资本为贷款提供的抵押品,首先是与Baccarat无关的资产,以尽量减少对其运营的干扰。其中一项资产是褚家如在香港一间公寓,债权人还盯上了褚家如家族在加勒比海圣基茨岛的土地。一种可能结果是,债权人最终实施债务换股权,取得对Baccarat的控制权。 

 

短期内可见的债务纠纷对于风雨飘摇的历史品牌Baccarat而言,显然没有丝毫益处。有评论人感慨,Baccarat挺过了西班牙流感、两次世界大战和1789年法国大革命,现在却陷入了债务困境。即使债权人最终取得Baccarat的控制权,但私人贷款基金似乎也难以像专业奢侈品集团一样,用专业和热情全面复兴这一品牌。 

 

实际上,当初老牌水晶品牌Baccarat被中国买家收购,法国人并不甘心。 

 

法国精品行业联合会曾呼吁法国本土买家积极参与竞购,强调Baccarat是法国的宝贵财产,如果被海外资本收购,将会十分遗憾。然而欧洲买家最终不敌出手更阔绰的中国买家。 

 

三年来,Baccarat在中国买家手中做出了些许努力,尤其在中国市场。去年11月,Baccarat在上海衡复艺术中心举办了“巴卡拉,收藏者之家”大展,展出400件珍贵藏品,大多创作于19世纪初,已有超百年历史。据悉,此次大展是法国著名水晶品牌巴卡拉创立255年以来在法国之外举办的最大规模展览,也是衡复艺术中心经过一年多修缮后举办的首次展览。 

 

深度 | 中国买家收购的法国老牌水晶Baccarat破产风云

Baccarat去年11月在上海衡复艺术中心举办展览

 

2018年10月,Baccarat还入驻京东主站及旗下奢侈品电商平台TOPLIFE,并开设官方旗舰店,可见品牌在中国做出了扩展电商业务的尝试。 

 

从2008年开始,Baccarat陷入持续亏损,直到2016年开始营收平衡并略有盈利。根据最新发布的2019财年财报,Baccarat的营收同比增长5.2%至1.62亿欧元。去年,公司新开设了三家精品店,分别在米兰的蒙特拿破仑大街,迈阿密的设计区和上海原法租界。年内产生的特许权使用费增加,证明了品牌在香水和化妆品合作方面的成功。 

 

然而财报显示,品牌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却并不乐观。2019年,Baccarat在中国成立的巴卡拉(上海)商贸有限公司的收入6370万元,亏损2101万元,2018年则亏损739万元。2019年新创建的子公司巴卡拉(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收入为53万元,中国香港市场营收3560万港元,2018年则为4346万港元,亏损868万港元。 

 

虽然文件中该公司特别强调其财务结构依然稳健,并在2019年达到了7年来最低的债务水平,为340万欧元。然而随着疫情爆发,Baccarat的情况急剧恶化,这一说法已成掩耳盗铃。位于法国南锡附近的工厂委员会成员表示,在经历了疫情数月封闭后,目前工厂开工率为80%。 

 

从2016年开始,中国买家频频出手收购国际奢侈品牌,尤其是历史悠久的法国品牌。拥有70多年历史的法国高级时尚品牌Carven先是被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代理商Bluebell集团收购,而后很快又落入ICICLE上海之禾囊中。 

 

怀揣时尚梦的复星国际也投资了法国百年时装屋品牌Lanvin,同时建立起包括内衣品牌Wolford,St. John、Caruso等在内的时尚品牌矩阵。Lanvin去年在上海举办了声势浩大的时装展,展示了在中国市场扩张的决心,不过品牌高层人事频繁动荡,近日正式宣布品牌新副总经理,Grace Zhao则为亚太区新总经理。

 

山东如意则一度放豪言成为中国版LVMH,然而就在今年年初陷入债务危机,牵连其收购的服饰企业,包括日本大型服装企业瑞纳Renown,而旗下表现相对突出的Maje母公司SMCP也在疫情爆发后上半年录得亏损。同时有消息称在山东如意宣布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两年多后,其承诺的6亿美元融资仍未到位。当初的奢侈品野心似成空中楼阁。

 

高歌猛进中国资本如今进入冷却期,背后的高债务水平和羸弱的运营能力悉数暴露,似乎使得国际市场一直以来存在的对中国资本奢侈品运营能力的质疑得到验证。可以预测,在这一轮并购潮之后,全球奢侈品市场对于中国资本将愈发谨慎。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或许将加深“不甘心”的欧洲人对中国的偏见——即使中国消费者已经购买了全球35%的奢侈品,这一数字2025年至多达到50%。除了粗暴消费,市场更期待中国企业在全球商业战场上证明自己。



更多Baccarat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