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传Vogue母公司将搬离全球最贵的写字楼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1年02月02日 10:00

传Vogue母公司将搬离全球最贵的写字楼

曾经光鲜的时尚杂志越来越难以承担高级写字楼的高昂租金

作者 | Drizzie

 

康泰纳仕或正酝酿着一场大撤退。 

 

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拥有《Vogue》、《名利场》和《纽约客》等出版物的康泰纳仕集团正考虑进一步缩减纽约曼哈顿总部的运营成本,将纽约世贸中心的办公室面积减少六成至40万平方英尺,并将部分员工迁往新泽西州以削减成本,这个决定距离该集团搬入世贸中心仅过去了6年。 

 

据悉,康泰纳仕已就搬迁事项与房东德斯特集团和纽约及新泽西港务局谈判了几个月,目前尚不清楚该集团是否能够退出或更改租约。截至目前,康泰纳仕母公司Advance Publications发言人暂未对此事置评。

 

纽约地标世贸中心是曼哈顿下城的一个大部分已完工的建筑群,取代了原址上在911袭击中被摧毁的7座建筑。其中康泰纳仕所在的世贸中心一号共有104层,是整个建筑群的门面。

 

2011年,康泰纳仕宣布将总部从时代广场南迁至世贸中心一号大楼,曾经引发社会各界关注。在911发生后的数年,纽约写字楼物业一直在说服大型企业搬回市中心。

 

对世贸中心而言,说服这个光鲜亮丽的出版商进驻有助于吸引其他企业成为主力租户。双方当时签订的租约为25年,占地100万平方英尺,共占大楼23层。2014年底,康泰纳仕旗下员工开始分批入驻。当时康泰纳仕在时代广场的租约还剩四年,但是集团还是顺利完成退租。

 

然而搬入世贸中心后的康泰纳仕很快进入了业绩低谷。 

 

随着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兴起,传统广告行业衰退,纸媒市场被蚕食,百年巨头如康泰纳仕集团也开始勒紧腰带,其面临的困境不仅是阅读用户的流失,还有奢侈品等广告客户预算大幅向Instagram、Tiktok等社交媒体倾斜的威胁。  

 

自2015年起,康泰纳仕集团便开始清理传统出版物,先后关闭了美国版《Lucky》、《Details》、《Teen Vogue》以及《Self》杂志的纸质版,并在同年裁减了70多名员工。集团CEO也于2016年1月1日从Chuck Townsend换为Bob Sauerberg,试图加速传统杂志的数字化转型。  

 

接着在2017年,根据AMM出具的报告,50家最大广告商当年的杂志广告收入从2016年的65亿美元降至61亿美元,这意味着杂志行业年度收入至少损失了4亿美元。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的杂志广告支出削减1520万美元至2.163亿美元,雅诗兰黛集团减少4630万美元至9530万美元。 

 

由于转型引起的成本增加和广告收入锐减,康泰纳仕仅在2017年就亏损超过1.2亿美元。在波士顿咨询的建议下,集团出售了《Brides》、《Golf Digest》和《W》三本杂志。

 

康泰纳仕自此开始出租世贸中心办公室23个楼层中的至少6层,到了2018年,出租的楼层已高达10层,是租约面积的近一半。《NYPost》去年曾披露,疫情导致办公室长时间空置,康泰纳仕考虑搬出租金高昂的世贸中心,正在曼哈顿中城寻觅新总部选址。

 

除了剥离盈利状况不佳的刊物和缩减物业成本,康泰纳仕花费了大量精力对组织架构进行重组,目的除了收拢权力,也有削减成本。 

 

康泰纳仕集团于2018年底将旗下负责美国业务的康泰纳仕与总部在英国,负责包括法国版与中国版《Vogue》及英国版《GQ》等刊物在内的海外业务的康泰纳仕国际(Conde Nast International)合并,从而打破内部壁垒,整合资源,提升效率,顺应全球化的发展。 

 

合并后的新公司在2019年4月找来了新任CEO Roger Lynch。此前他在美国最大流媒体音乐服务公司Pandora Radio担任CEO,没有时尚从业背景。他的任务艰巨,要帮助集团更好地制定和落实业务转型以及投资计划,从而尽快产生正向回报。  

 

Roger Lynch在上任后又开启了一轮人事洗牌,并于去年底对集团各版本刊物的编辑团队进行了重大调整。 

 

去年12月,康泰纳仕宣布集团艺术总监Anna Wintour将升任为首席内容官和全球编辑总监,同时继续负责《Vogue》的相关业务。这意味着,Anna Wintour将对康泰纳仕全球30多个市场的出版物拥有最终话语权。她甚至在《Vogue》中国版编辑总监张宇去年底离任后,暂时接管了该刊,以实现平稳过渡。  

 

集团最有权势的非洲裔编辑、《Vogue》英国版编辑总监Edward Enninful被任命为英国、法国、意大利、德国和西班牙版的负责人。康泰纳仕英国旗下高端时尚半年刊《Love》杂志此前也宣布将创意方向移交给美国公司旗下的性少数媒体品牌《Them》团队,这本杂志也在Anna Wintour的管辖范围之内。 

 

随着这次重组,康泰纳仕集团的权力将集中到美国公司,位于纽约的领导团队将拥有更多的监督权,集团试图通过此举统一全球的编辑团队。

 

然而Roger Lynch如此大费周章地收拢权力,对解决康泰纳仕当前的核心问题是否有效,令人质疑。从2018年至今,康泰纳仕都陷在无尽的重组和动荡之中。与此同时,纸媒陷落大趋势下集团的业绩危机还在不断加重。集团旗下的非时尚类杂志《纽约客》或已超越《Vogue》美国版,成为集团在美国的最大利润贡献者。 

 

为应对疫情期间广告收入暴跌问题,康泰纳仕从去年5月1日起,集团所有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员工薪水将降低10%至20%,降薪策略持续了整整5个月。同时集团还采取了裁员和减少招聘的举措,不少编辑在疫情中丧失了工作,更多曾经与杂志长期合作的自由职业者也入不敷出,在Twitter上引起热议。  

 

更令人不解的是,康泰纳仕一边向纽约收拢权力,另一边却将纽约总部的一半人员搬离纽约,新一轮组织内部沟通的问题几乎是完全可以预见的。架构重组仿佛成为了康泰纳仕近五年来甩不掉的痼疾。 而曾经光鲜的时尚杂志越来越难以承担高级写字楼的高昂租金,时尚杂志和时装编辑从城市核心地段撤退,则证明了一个黄金时代的过去。



更多VOGUE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