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深度 | LVMH老板遇上意大利对手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1年04月08日 09:09

深度 | LVMH老板遇上意大利对手

至今停留在工业化思维的意大利时尚需借助资本杠杆,才能与擅长资本游戏的Bernard Arnault站在同一水平线

作者 | Drizzie

 

在去年这场毫无征兆的巨型危机中,Bernard Arnault拍拍裤脚,身价又翻了一倍。

 


据《福布斯》最新公布的第35期全球亿万富豪榜,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最新的财富总额为1500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760亿美元实现翻倍,总榜位列第三,仅次于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和特斯拉老板马斯克。

 


近一年来,LVMH股价累计上涨近70%,目前市值约为2905亿欧元创历史新高。

 


如今Bernard Arnault在奢侈时尚产业颇有一些独孤求败的意思。几乎没有人不对此感到担忧,但又无能为力。开云集团(市值745亿欧元)和历峰集团(市值533亿欧元)总市值加起来也不敌LVMH。

 


消息人士透露,今年1月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首席执行官Francois-Henri Pinault直接向卡地亚母公司历峰集团董事长Johann Rupert提出了现金或股票的收购要约,但遭到拒绝。第二名和第三名联合对抗行业霸主的情节并未如期发生。

 


另一边,爱马仕和未上市的Chanel独善其身,坚持单品牌集团策略,无意称霸或参与行业斗争。爱马仕近一年来股价累计上涨逾60%,目前市值为1000.6亿欧元,成为全球第二个市值闯入千亿欧元俱乐部的奢侈品集团。

 


足够掣肘LVMH的对手只可能来自外部。令人心跳加速的是,这个角色似乎正在浮现。

 


86岁的Giorgio Armani在最近接受VOGUE采访时,令人震惊地透露正考虑放弃Armani的独立实体地位,他认为让Armani继续作为一家独立公司已不是那么必要,公司或将与一家成熟的意大利公司进行合作。

 


当然保守如Giorgio Armani还给出了另一个计划,即把大部分的股份传给家族成员,并宣布他的侄女Roberta Armani和他的首席副手Leo Dell’orco为继承人。

 


Giorgio Armani多年来近乎偏执地保持自己公司的独立性,他是独立运营的拥护者,他认为经济独立是自由和创作的根本。他在Gucci、Fendi和Pucci等意大利奢侈品巨头卖给开云集团和LVMH时也坚持如此,以至于Giorgio Armani的传承问题成为业界不厌其烦议论的话题。

 


Giorgio Armani虽未点名合作对象,但也提供了几条重要线索。他首先强调了潜在收购者的意大利血统,称法国买家不在考虑范围内,从而排除了LVMH和开云集团这样的明显选项。他还指出,买家不一定会是一家时尚公司。 

 


种种线索几乎直指最近在奢侈时尚领域十分活跃的Exor集团。

 


Exor集团是欧洲最大的多元化控股公司之一,它是有意大利“王族”之称的阿涅利家族在荷兰注册的投资集团。阿涅利家族的Gianni Agnelli在1899年创办菲亚特集团,至今业务遍及汽车、航空、电讯、保险、金融、出版等多个领域。

 


菲亚特、克莱斯勒、法拉利、玛莎拉蒂、意大利媒体集团GEDI Gruppo Editoriale、《经济学人》杂志、尤文图斯足球俱乐部等知名品牌都在Exor集团麾下。

 


尽管Exor集团在众多领域的投资颇为出色,但该集团从未涉足时尚领域。直到近几个月,该集团因频繁投资时尚公司出现在时尚产业媒体报道中。

 


今年3月,Exor集团宣布以5.41亿欧元的价格收购法国奢侈鞋履品牌、素有“红底鞋”之称的Christian Louboutin 24%的股份,交易预计将在今年第二季度完成,未来双方计划通过布局数字渠道扩大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知名度。

 


去年12月,Exor集团与法国爱马仕集团达成协议,将为中国奢侈品牌上下增资8000万欧元,持有品牌多数股份。爱马仕集团和品牌创始人蒋琼耳依旧为上下的重要股东,未来三方将一同努力发掘上下的市场潜力。 

 


上下是设计师蒋琼耳于2009年与爱马仕共同创立的当代东方雅致生活品牌,主打家具、家居用品与茶具等,后逐渐延伸至服装、皮具和配饰,旨在用当代的方法传承和延续中国的生活美学和精湛的手工艺,2019年该品牌在中国的销售额增幅高达60%。

 

深度 | LVMH老板遇上意大利对手

2019年上下SHANG XIA在中国的销售额增幅高达60%

 

看起来Christian Louboutin和上下都不是奢侈时尚行业聚光灯下当前最受关注的品牌。上下因其东方雅致的品牌定位长期与市场保持合适的距离感。而Christian Louboutin在经历过2000年初的巅峰后,和大部分奢侈高跟鞋品牌一样陷入沉寂,与此同时舒适类休闲鞋履受到市场青睐。

 


彭博社分析师认为,虽然现在似乎不是收购高跟鞋品牌的最佳时机,但一旦经济重新复苏,实体活动恢复,人们对穿着打扮的欲望可能会爆发。从舒适转向性感的时尚趋势摇摆将增加Christian Louboutin业绩反弹的机会。

 

深度 | LVMH老板遇上意大利对手

Christian Louboutin在经历过2000年初的巅峰后,和大部分奢侈高跟鞋品牌一样陷入沉寂

 

这笔交易是对疫苗推动的经济复苏的赌注。即便这项投资可能仍然具有挑战性,但如果Exor集团能够利用好鞋类市场的反弹,它可能会得到丰厚的回报。

 


幸运的是,Exor集团是一个长期的所有者,它有时间等待。该集团持有尤文图斯足球队和菲亚特超过100年,持有奢侈品汽车集团法拉利超过50年。它与短期主义投资者存在本质上的不同。

 


Exor集团当然与LVMH或开云这样的奢侈品集团不同,但它拥有更为强大的资本实力和跨领域的视野,或将重新激发奢侈品行业的多样化和生命力。

 


该集团一直明确表示,它们投资的是单一公司,而不是时尚或奢侈品等行业,无论最终收购的品牌是什么,集团的关注点都是该品牌在中国是否具有足够大的增长潜力。

 


如果说Exor集团的目标是寻求有价值的公司,那么疫情中的奢侈品行业已经证明了它的潜力,尤其是像LVMH和爱马仕这样的头部集团,在疫情中逆势飞跃。况且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奢侈品牌最重要的阵地,中国消费者购买了三分之一的奢侈品。

 


作为Gianni Agnelli的外孙,45岁的Exor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hn Elkann也具备这样的魄力。John Elkann在近20年前拯救了几乎破产的菲亚特公司,他还推动了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与PSA集团的合并,以此创建了全球第三大汽车销售制造商。

 

深度 | LVMH老板遇上意大利对手

Exor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hn Elkann在近20年前拯救了几乎破产的菲亚特公司

 

Exor集团的优势看似在传统汽车领域,但是对法拉利的长期持有为其积累了对奢侈品的深入理解。John Elkann在本月发布的致股东的年度信中似乎也回应了这一点,“多年来,我们已经对奢侈品领域有了相当的了解,对法拉利的所有权让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打造奢侈品牌的艺术。”  

 


奢侈品是圈子文化。背靠意大利最有权势的阿涅利家族,Exor集团与时尚界早就建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Louis Vuitton执行副总裁Delphine Arnault、Yves Saint Laurent总裁兼CEO Francesca Belletini、Chanel总裁兼首席运营官John Galantic均在法拉利非执行董事之列。John Elkann的妹妹Ginevra Elkann自2018年以来一直担任开云集团董事会的独立董事。

 


Giorgio Armani与Exor集团的合作也建立在长期的私交基础上。上个月,Giorgio Armani宣布与法拉利车队Scuderia Ferrari正式签署长期合作协议,为其提供正装及旅行装束。

 


因此,市场并非没有理由猜测Exor集团可能正在寻求围绕法拉利建立一个奢侈品牌帝国。

 


从宏观层面来看,阿涅利家族的介入事关意大利能否形成与LVMH和开云集团抗衡的意大利奢侈品力量。

 


在去年疫情导致大部分中小奢侈品牌受重创的同时,LVMH依然没有停止收购步伐,除了正式接管美国高端珠宝品牌Tiffany & Co.,还于今年先后通过旗下私募基金L Catterton拿下法国羽绒品牌JOTT、德国百年鞋履品牌Birkenstock,近期有消息称其将收购至今仍由家族经营的意大利奢侈品牌Etro。

 


当法国人在奢侈品业独大,深陷泥潭的意大利时尚亟需有责任感的企业振兴。

 


这也是Giorgio Armani强调不考虑法国买家的原因,他此前表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两家公司(Armani与Exor集团)作为一个系统,共同推广卓越的意大利品质,在不同学科之间创造协同对话。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意大利奢侈品牌未能形成能够与三大奢侈品巨头抗衡的、真正全球化的多品牌集团。虽然上世纪六十年代意大利工业化程度的上升造就了时尚成衣产业的成熟,并随之培育了Giorgio Armani这样的传奇设计师,但是意大利家族品牌内部的排他性基因一直在成为阻碍其规模化的原因。

 


这些以意大利血统和经典制造为豪的奢侈品牌,由于受制于家族企业的种种弊病,以及反感外部资本,长期停留在行业中部,近年来愈发力不从心。 

 


有业内人士认为,让Giorgio Armani改变主意的,或许是同行间竞争压力的不断提升和Salvatore Ferragamo、Tod's等意大利奢侈品集团的前车之鉴。

 

 

和Giorgio Armani一样,Salvatore Ferragamo和Tod's至今依然由创始人家族成员掌控,但近年来却因举措过于保守而错失了众多机遇,深陷业绩泥潭。数据显示,Tod's集团去年收入大跌30.4%至6.37亿欧元,已连续第5年录得下滑,Salvatore Ferragamo也录得33.5%的跌幅至9.16亿欧元。

 


其中,意识到问题的Salvatore Ferragamo已开始做出改变,正在对管理层做出调整,引入新鲜人才,董事长Ferruccio Ferragamo将于4月22日离职,由他的兄弟Leonardo Ferragamo接任,执行副董事长Michele Norsa和首席执行官Micaela le Divelec Lemmi或将留任。

 


Tod’s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Diego Della Valle则依然保持信心,在一次线上会议中重申,集团无意寻求出售或与其他大型奢侈品集团合并,并透露他在过去的一年半内一直在购买Tod’s集团的股票,目前其持有的股份已超过80%。

 


与此同时,于2012年被卡塔尔集团Mayhoola收购的意大利奢侈品牌Valentino不断弯道超车,去年销售额虽同比大跌28%至8.82亿欧元,但成衣和配饰两个主要类别的销售额均有所增长,整体规模已超过旗下还拥有Roger Vivier、Hogan和Fay等品牌的Tod's集团。

 


意大利奢侈品牌Versace则成为美国轻奢集团打造美国版LVMH的“棋子”。Versace在2018年9月被美国轻奢品牌Michael Kors母公司Capri集团以21.2亿美元收购。

 


品牌首席创意官Donatella Versace透露,在整个出售的接洽过程中从未收到意大利投资者的报价,买家均来自法国和美国。这为意大利奢侈品业敲响了警钟,也引发了一些意大利民众的不满。 

 


随着Moncler在去年12月疫情中逆势以11.5亿欧元收购Stone Island,有关Moncler集团控制人、意大利企业家Remo Ruffini有意打造意大利版LVMH的市场猜测也逐渐升温。

 


Remo Ruffini提出了一个更有野心的商业目标,即重新书写奢侈品的定义。他强调,与Stone Island这笔交易不仅是一次收购,而是朝着“塑造一个超越奢侈品和时尚的奢侈品新世界”迈出的一步。他认为Moncler和Stone Island会走向一个更新颖、独特且强大的定位,置身于传统奢侈品之外,处于爱马仕和耐克之间。

 


路透社此前的分析认为,如果Remo Ruffini想建立第一个意大利奢侈品寡头,现在正是好时机。据Refinitiv数据显示,意大利奢侈品牌目前较为零散,估值也位于历史最低价,五年前该行业的预期收益为28倍,如今则为25倍。 

 


与此同时,Farfetch收购的品牌管理公司、Off-White最紧密的合作伙伴New Guards Group则凭借对潮流文化而非传统奢侈品的深耕,向市场展示了其扩张野心,以及不同于传统意大利时尚产业的新思路。

 


面对复兴意大利时尚的历史任务,Exor集团可能是目前为止最有实力的候选者。停留在工业化思维的意大利时尚需要借助资本杠杆,才能与擅长资本游戏的Bernard Arnault站在同一水平线上。

 


同时,与LVMH抗衡的方法,很可能不是复制其狼吞家族企业的狠辣手段,因为通吃的赢家将消灭任何被尾随的可能性。

 


唯一的机会来自外部,那才是防守的死角。在LVMH通过押注硬奢赛道提升奢侈品属性时,它将面对来自豪华汽车的降维打击。



更多LVMH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