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铂金包不再抗跌?爱马仕手袋拍卖成交价大幅下滑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2年05月27日 10:19

铂金包不再抗跌?爱马仕手袋拍卖成交价大幅下滑

爱马仕最具价值的手袋产品的拍卖价值在短短两年内就缩水了近50%

作者 | 周惠宁

 

在市场持续波动冲击下,全球富裕消费者开始收紧钱包,爱马仕铂金包在奢侈品手袋中硬通货的地位岌岌可危。

 

据时尚商业快讯,佳士得拍卖行于5月23日在香港举办了手袋及配饰的春季拍卖,189件产品的总成交额为5259.74万港元,本轮拍卖最贵的三个手袋为喜马拉雅尼罗河鳄鱼皮白金爱马仕铂金包和Kelly手袋,以及一款定制的雾面黑色短吻鳄鱼皮Kelly Doll手袋,成交价在160万至170万港元之间,均不及150万元人民币。

 

铂金包不再抗跌?爱马仕手袋拍卖成交价大幅下滑

佳士得拍卖行于5月23日在香港举办了手袋及配饰的春季拍卖,图为本轮拍卖最贵的三个手袋

 

值得关注的是,爱马仕喜马拉雅尼罗河鳄鱼皮手袋一向是时装拍卖会中最抢手的产品,去年一只镶有18k白金和钻石的喜马拉雅Kelly 28手袋在香港以400万港元的价格创下世界纪录,另一款没有钻石的喜马拉雅Kelly 25手袋在2020年则被以330万港元的价格拍下。这意味着爱马仕最具价值的手袋产品的拍卖价值在短短两年内就缩水了近50%。

 

爱马仕限量的小房子铂金包以及一包难求的Kelly编织手袋在本次拍卖中的成交价也缩水至84万和101万元,原价500万元的爱马仕高定白金钻石手表成交价更是断崖下滑至14万元。


此外,爱马仕普通铂金包平均成交价在15万元人民币左右,鸵鸟皮、蜥蜴皮等稀有皮铂金包成交价在20万元至50万元人民币之间。其中一套涵盖6款限量版爱马仕Kelly 28手袋和6个字母挂饰的组合以50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均价8万元。另一款估值在30万至40万元之间的雾面鳄鱼皮铂金包则无人出价。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佳士得香港名表部举办的两场春季拍卖会共录得近3亿港元的成交总额,创下亚洲名表部时尚最高成交额,率先开场的“臻极系列(第三部分):匠心艺韵”更取得白手套佳绩,73件拍品全部成交,总额达1.56亿港元。

 

佳士得“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春季拍卖也吸引了来自四大洲13个国家和地区的买家竞投,一条由33颗顶级帝王绿翡翠珠的项链以约6903.75万港元的价格被一位电话竞投的藏家拍下,整场拍卖成交总额为4.5亿港元。

 

作为全球主要的拍卖行之一,佳士得汇聚了全球最具消费力的群体,爱马仕此次拍卖价格的大幅掉价迅速引发广泛关注。

 

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上述爱马仕手袋的成交价依然高于市场售价,但部分产品成交价格与消费者自行前往门店进行配货购买全新手袋所需的花费几乎持平,传递出的信号是富裕消费者对奢侈品手袋价值的认可度正在减弱。

 

早前还有分析认为,爱马仕的主要买家是“有钱太太”,对社会形势变化敏感度较低,且女性消费者拥有较多社交场合。但据彭博社最新数据,随着全球市场不确定性因素暴增,全球前50名最富有的人今年已损失超过5000亿美元,富裕人群自然会把资金投向更加稳定的顶级珠宝和高端腕表。

 

爱马仕标志性产品铂金包最初是由高档小牛皮制成的无徽标袋,源于法国女演员Jane Birkin于1984年在飞机上与爱马仕主席Jean-Louis Dumas的一场偶遇,由于很难买到,30多年来铂金包高居手袋价值的高位,成为投资升值的对象。

 

Baghunter资料显示,标普500指数和黄金每年涨势跌势不一,但爱马仕铂金包价值从未下跌,铂金包年均价值增长为14.2%。甚至还有数据显示,即便在经济衰退和困难时期,铂金包的价值仍未下跌,被认为是波动最小的资产。  

 

奢侈品在线零售平台Baghunter曾发布了一份令市场惊讶的数据,通过对过去35年内黄金、股票以及铂金包的投资回报率进行比较发现,爱马仕铂金包的回报率是最高的,并且增值甚至高达500%以上。这一特点在特殊时期更是被无限放大。

 

不过自2017年以来,爱马仕不断通过增设工厂来提高产量,从而满足中国消费者水涨船高的需求,一包难求的局面得到缓解,全球市面上的铂金包数量超过100万只,交易溢价有所收窄。

 

2020年,二手奢侈品交易网站Vestiaire Collective根据发生在其平台的7.5万个手袋交易统计得出了10款最保值的手袋榜单,爱马仕铂金包排名下滑至第三,位列第一的是Chanel经典的Timeless手袋,其次是Louis Vuitton的Speedy。

 

而随着元宇宙概念的崛起,艺术家在虚拟世界中打造的铂金包也在与爱马仕争夺份额。爱马仕今年初正式向数字艺术家Mason Rothschild发起法律诉讼,原因是Mason Rothschild在虚拟市场Basic Sapce中出售了大约100个名为“MetaBirkins”的虚拟手袋,而该系列手袋形象与爱马仕在1980年代推出的铂金包如出一辙,且单个售价为25万元人民币,远超铂金包的官方售价。

 

为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出现,爱马仕不仅要求赔偿,还要求对Mason Rothschild的NFT下达禁令,删除所有的产品示例,并将MetaBirkin网站的域名移交给爱马仕。

 

虽然目前Basic.Space已下架了MetaBirkin的相关信息,但MetaBirkin的Instagram账号已有逾2万名粉丝关注,并且依然可以链接到购买系列NFT产品的地址。Mason Rothschild也公开表示,自己没有制造或销售假的铂金包,销售的只是自己创作的艺术作品。

 

雪上加霜的是,除了在拍卖和转售市场中的价格出现下滑,在疫情发生后奢侈品牌的轮番涨价潮中,依然保持着每年涨价一次的爱马仕也跑输竞争对手。去年底,三年涨价60%的Chanel经典翻盖手袋在欧洲的售价已超过爱马仕铂金包的定价。

 

据Chanel最新公布的2021财年业绩数据,其销售额同比大涨49.6%至156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超过爱马仕。去年爱马仕整体收入虽大涨42%至89.82亿欧元,但第四季度铂金包所在的皮具和马具部门销售额意外下滑5.4%至10.15亿欧元。

 

种种迹象或许给爱马仕敲响了警钟,该品牌的战略布局正向更加均衡的方向发展。继1月任命Gregoris Pyrpylis为美妆创意总监后,爱马仕又于3月初宣布Clémande Burgevin Blachman为品牌时尚配饰部门的创意总监。

 

Clémande Burgevin Blachman曾在Calvin Klein的家居线 Calvin Klein Home担任设计副总裁,负责所有家具系列的创意设计,还是历峰集团旗下奢侈品牌Alaïa的创意顾问,拥有丰富经验。有分析预计,在Clémande Burgevin Blachman的带领下,爱马仕时尚配饰业务将实现更大的提升。

 

鉴于珠宝和腕表成为富裕人群高度集中的关注点,爱马仕还在加速布局高端珠宝领域,于今年初在新加坡举办高级珠宝系列展览,发布品牌其新推出的Kellymorphose高级珠宝系列,该系列灵感源自品牌标志性的Kelly手袋,爱马仕珠宝创意总监Pierre Hardy将Kelly手袋上的搭扣、挂锁、钥匙重新设计成了高级珠宝。

 

在2022年“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上,爱马仕更一口气发布了7款全新腕表作品,分别为爱马仕漫游时光腕表、Kelly腕表、H08腕表、Heure H腕表、三问陀飞轮腕表、朋克骏马怀表和翱翔天际之梦腕表。

 

得益于平衡战略的生效,在截至3月底的第一季度内,爱马仕核心收入来源手袋皮具部门迎来复苏,同比大涨21%至11.97亿欧元,其次是成衣和配饰类商品,同比大涨50.1%至7.1亿欧元,家居产品所在的爱马仕其它部门也录得44.4%的强劲增幅至3.3亿欧元,成为爱马仕第三大业务。

 

报告期内,爱马仕香水和美妆收入大涨20%至1.19亿欧元,丝绸与纺织品部门收入大涨33.3%至1.98亿欧元,手表部门收入大涨71.5%至1.34亿欧元,是增长最快的业务。

 

爱马仕首席执行官Axel Dumas表示,第一季度的业绩表现反映了市场对爱马仕产品的需求强劲,消费者对品牌的品质与工艺依然充满信心。他进一步透露,尽管大环境充满不确定性,但集团正在加快战略投资、招聘和培训的进程。

 

可以肯定的是,在去年创下185年来最好成绩后,爱马仕正从源头开始进行全价值链复盘,探索更加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以巩固自身在行业中不可替代的优势,毕竟消费者不再处于一个将无节制创造看得高于一切的经济中。



更多爱马仕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