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评论 | 时尚界没有准备好迎接“末日”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0年02月27日 10:16

评论 | 时尚界没有准备好迎接“末日”

时尚行业究竟如何适应一个不以疯狂节奏、无节制消费、贪婪销售增长为前提的反乌托邦新现实

作者 | Drizzie

 

时尚界或许从来没有真正做好准备迎来“末日”。

 

起初只是一个中国设计师品牌无法在欧洲办秀,一些亚洲编辑无法登上飞机,一个本土时装周宣布延期,最终演变为Giorgio Armani突然取消米兰现场大秀,韩国首尔时装周宣布取消。

 

巴黎时装周进入第三天的同时,疫情在欧洲也快速扩散。时装编辑在时装勾勒的完美景致前已经开始精神涣散,惴惴不安。香港造型师Tina Leung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巴黎时装周刚刚开始,但我几乎无法集中精神。” 

 

中国约有近千名从事时尚行业的人士无法参加本季巴黎时装周。法国卫生部长Olivier Véran强调,目前被限制的游客除中国、新加坡和自周日从韩国出发的人外,还包括来自意大利威尼斯和伦巴第地区的人,他们入境后也会被采取隔离措施,因此除了预计的中国、韩国和日本买手以及博主会减少外,许多参加了米兰时装周的买手和博主也将无法出席。

 

评论 | 时尚界没有准备好迎接“末日”

随着疫情在欧洲快速扩散,时装编辑在时装勾勒的完美景致前精神涣散

 

对传统约束的反抗,在本季时装周无处不在。Dior女装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昨日发布的最新2020秋冬系列再次重申女权主义,恰逢近日美国维因斯坦性侵案正式被定罪。上周Gucci在米兰时装周将时装秀后台作为置景,被视为对时装秀日益浮夸的宏大置景的反讽。

 

但是在眼下更大的全球图景中,人们需要对抗的显然还有更多。最紧迫的自然是无时无刻都在滋生不确定性的流行疫情。

 

上世纪60年代,Courrege等用未来感和科技感表现了人们对外太空的浪漫幻想与对科技的信心,而在世纪尾声,以Alexander McQueen为代表的时装设计师描绘的已是激进的末日情怀。

 

但如果说Alexander McQueen的末日情怀生猛、自然、凭空出世,那么在2020年的当下,那些距离后末世时代更近的时装设计师已经有了更明确具体的主题与方向。

 

从上一季突出表现气候灾难和末世主题后,法国设计师Marine Serre已经成为新锐设计师中最独树一帜的一个。昨日发布了2020秋冬系列延续了她对反乌托邦世界的探索,其中一个佩戴面罩的造型准确无误地回应了此时此刻疫情四散的现实。上个月,Marine Serre发布的鼠年春节插画中那名佩戴口罩的女性竟然无意中预言了一个月后的社会图景。

 

评论 | 时尚界没有准备好迎接“末日”

Marine Serre 2020秋冬系列(左)和农历新年主题社交广告

 

Marine Serre曾这样描述她对世界现状和不确定未来的痴迷,“后灾难时期现在已经到来,我们身在其中,别无选择,只能适应剧烈的气候变化和不确定性,关注已经存在的东西和我们创造的东西,并找到新的生活方式。” 

 

几天前,Marine Serre还发布了2020春夏系列的AI影响广告大片及短片。该项目与实验创意工作室Actual Objects合作进行,目的是模糊数字和物理之间的界限,短片展示了机器人在四个末世后社区的故事,这些机器人都穿着Marine Serre标志性的新月印花服装。 

 

评论 | 时尚界没有准备好迎接“末日”

Marine Serre为2020春夏系列推出的AI广告大片

 

或许这样的广告创意在不久前还显得过于概念抽象,然而当时装周等公共活动真正被迫取消时,这样的数字生态正式具备了实用性,成为了必需。

 

这也不禁令人联想起三个月前Louis Vuitton与英雄联盟的合作,这次对虚拟世界的探索在现在看来颇具前瞻性。由于疫情的发生对线下活动造成直接冲击,包括奢侈品牌在内的消费品行业开始普遍意识到线上市场的重要性。

 

然而即便很多奢侈品牌都布局了电商业务,但疫情压抑了奢侈品消费欲望,也限制了奢侈品的使用场景。在电竞网游行业迎来利好的背景下,如何将一部分重心从现实转移到虚拟世界中并激发消费者兴趣,或将成为奢侈品牌在未来很长时间内的命题。

 

根据罗德传播集团与市场研究公司精确市场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奢华品报告》,有10%的中国内地消费者和20%的中国香港消费者计划未来12个月将减少支出,相较去年的6%和12%,未来计划减少支出的消费者明显增加。

 

值得关注的是,该调查结果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就已得出,这意味着在现实世界的不确定性中变得愈发谨慎理性的富裕消费者,将成为预测未来奢侈品行业发展的一个必要现实条件。

 

当然,任何一个时刻都存在机遇。一边是现实世界步履维艰,另一边是虚拟世界的疆界不断被开阔,国界地域的差异被抹平。消费者暂时忘记自己的既有身份,从而更容易接受新事物。以Louis Vuitton的电竞尝试为例,通过电竞这一出口,奢侈品牌能够真正触达共享某一兴趣标签的全球消费者。

 

在虚拟世界中,现实世界的既有界限和惯习都被打破。在现实世界中对时尚不感兴趣的男性玩家,可能在游戏世界中却痴迷于游戏皮肤和装备。而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成为电竞活跃玩家,他们将现实生活中对形象的关注带入了游戏世界,这为奢侈时尚品牌提供了更多机会。

 

以往高失业率和社会压力下的欧美年轻人对于奢侈品消费的热情整体上低于亚洲消费者,特别是一些主张嬉皮士生活方式的年轻人甚至有一种对奢侈品牌的敌对情绪。但是在虚拟世界,奢侈品牌有机会重建他们与消费者的关联。

 

当时装界不断描摹后末世时代的图景时,人们并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身处其中了。

 

危机所暴露出来的,是理应关注未来的时尚界,实际上缺乏远见。毋庸提时装界在可持续发展上的滞后将在长期摧毁这个行业,如今该行业对于短期危机的耐受性足以令人失望。建构了现代时装日程的四大国际时装周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令很多环节大受打击。时尚行业在疯狂节奏下运作了20年,停摆竟变成了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然而现实告诉我们,这完全有可能发生。 

 

仅仅少举办一场秀、多关一家店,就已经成为无法承受之重,这反映出当下时尚产业的脆弱性。当时装秀无法依赖宏大置景制造热点,当矫揉造作的时装成为危机之下可有可无的配件,时尚该如何体现价值、打动人心,这显然提醒人们,思考时尚在后末世时代的位置和功用,似乎比思考后末世时代的美学更为紧迫。

 

更重要的是,危机可能是常态化存在的。将时间轴拉长,时尚行业究竟如何适应一个不以疯狂节奏、无节制消费、贪婪销售增长为前提的反乌托邦新现实?

 

有一点可以确定,即便在长期萧条的悲观预测下,擅长创造的时尚从业者和消费者也依然能够找到乐观平衡、输出价值的工作方式。以资本运作为长的奢侈品寡头,或许不应过度执着于短期损失,更紧迫的是在眼下的窗口期完成自身审视与改造,因为最好的时光或许已经过去。

 

正如哲学家齐泽克在近期“末日幻想”评价疫情时援引的1966年学生们的情境主义宣言论断:“Vivre sans temps mort, jouir sans entraves”——无僵死时间地活着,无障碍地享受。

 

他这样写道,“僵死时间——抽离(withdrawal)的时刻,古老的神秘主义者称之为宁静(Gelassenheit),释放(releasement)——对于我们生命经验的重唤活力至关重要。也许,某些人至少会利用他们的僵死时间从忙碌中释放出来,并且思考其困境的(无)意义。”

 

是时候思考时尚的真正意义了。



更多时尚界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