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爱马仕也有“原单”?前员工被指售卖假铂金包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0年06月30日 10:19

爱马仕也有“原单”?前员工被指售卖假铂金包

在欧洲制造的爱马仕“原单”随时都可能无缝进入鱼龙混杂的奢侈品代购的朋友圈,这也是爱马仕最担心的事情

作者 | Drizzie

 

越来越值钱的铂金包,早已滋生了有利可图的灰色产业链。 

 

据英国《卫报》消息,巴黎警方近日破获了一起奢侈品制假案件,因其有爱马仕前雇员和工匠参与而引发行业密切关注,该起案件的线索是在调查一名盗窃爱马仕手袋并卖到亚洲的男子时偶然发现的,随后警方的调查发现了一个作案团伙。 

 

该制假团伙共10人,其中7名为爱马仕原工匠,他们从爱马仕工作室偷走原料,并向供应商购入同样的皮革。这些用边角料、金属零件和工具偷偷制作的假包,随后以约2.3万至3.2万欧元价格出售,几乎是当时店内正品价格4.4万欧元的一半。在2011年至2014年间,该团伙共制作了约148个假包出售给亚洲顾客,成交额超过400万欧元。

 

起初是包括两名爱马仕员工在内的三名男子策划了这一阴谋。其中一人是爱马仕皮革切割专家,他在离开爱马仕时,带走了机密文件和铂金包图样,另一人是负责皮料收购的爱马仕意大利子公司的前主管,他此前还陷入另一起造假丑闻。还有一名头目在起诉不久后搬往越南,未被逮捕。 

 

其他8名团伙面临有组织的伪造、滥用信任、持有和销售假货等指控,包括在爱马仕工作了几十年的熟练皮革工人,他们中的许多人对自己背叛雇主信任而深深忏悔。 

 

公诉人要求对团伙3名头目最高判刑4年,罚款10万至20万欧元,对其他团伙处以缓刑并罚款。爱马仕还提出了100多万欧元的赔偿要求。法庭将在9月24日对案件作出判决。 

 

假货一直是奢侈品牌的心病。

 

对于头部奢侈品牌爱马仕而言,其与制假团队的对抗由来已久。两年前,法国警方就在当地查获一批制假团伙,涉案人员同样涉及爱马仕品牌内部员工,高仿手袋通过其分销渠道销往亚洲、美国及欧洲其他国家。 

 

法国警察在当地查获的秘密作坊中发现大量珍贵皮革,并估计该造假链生产及出售的高仿品价值1800万欧元约合1.45亿元人民币,当时估测这批产品已通过品牌分销网络流入亚洲、美国及欧洲其他国家。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次案件中,也有不少人提出了疑议。例如被告律师认为,爱马仕不能证明铂金包是否真的具有足够的原创性从而形成知识产权。还有网友认为所谓“假”包,其实不假,由爱马仕工匠采用与正品相同的原料供应商,与人们说熟悉的工厂“原单”概念相似。

 

铂金包是由高档小牛皮制成的无徽标袋,源于法国女演员Jane Birkin于1984年在飞机上与爱马仕主席Jean-Louis Dumas的一场偶遇,由于很难买到,36年来铂金包高居手袋价值的高位,成为投资升值的对象。 

 

然而与同样假货盛行的“硬通货”劳力士一样,如今在市面上流通的很多爱马仕手袋都难以辨别来源,主要原因之一是从专柜购买十分困难。尽管爱马仕从未公开承认其著名的配货制度,但是这一现实存在的制度确实成为了阻碍很多消费者从专柜购买爱马仕手袋的重要原因。 

 

即便是预算充足的富裕消费者,如今也更愿意从奢侈品代购或者二手奢侈品网站上手中购买爱马仕。奢侈品代购通过与专柜销售人员的紧密关系调取货源,以较大的购买量成为品牌VIP,同时再将购置的配货独立出售。消费者不必承担亲自进入爱马仕门店购物的心理压力,通过微信朋友圈就可以随意选购爱马仕单品。 

 

然而这显然为假货提供了巨大的市场。

 

消费者难辨代购的可靠性,专柜也拒绝对非专柜购买的奢侈品手袋提供验货服务,也拒绝承认二手奢侈品网站验货的合法性。可以想见,此案中在欧洲制造的爱马仕“原单”随时都可能无缝进入鱼龙混杂的奢侈品代购的朋友圈,这也是爱马仕最担心的事情。

 

Bernstein分析师Luca Solca在一份报告中强调,爱马仕的优势在于核心产品手袋的稀缺性,这恰好是奢侈品牌之所以“奢侈”的基石,是奢侈品牌在消费者心中拥有长期吸引力的关键。

 

在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亚洲市场,爱马仕铂金包处于强烈供不应求的状态。自2017年以来,爱马仕不断通过增设工厂来提高产量,从而满足中国消费者水涨船高的需求。一包难求的局面一度得到缓解,全球市面上的铂金包数量超过100万只,交易溢价有所收窄,但随着疫情危机在欧洲蔓延,爱马仕工厂一度关闭停产,其手袋在二级市场中的价格再次高涨。  

 

爱马仕首席执行官Axel Dumas早前披露,中国业务已于3月逐步恢复,品牌在该市场的收入录得双位数的上涨,电商业务更出现50%的强劲增长。据时尚商业快讯援引有消息人士透露,爱马仕广州太古汇旗舰店在4月11日开幕当天的销售额高达1900万元人民币,创全国新门店开业首日业绩新高,特别引进的喜马拉雅和钻扣鳄鱼等超限量手袋均被迅速买走。

 

这虽然证明后疫情时期的中国消费者对铂金包的需求不减,也对品牌提出了更多的挑战,包括从内部完善对知识产权和机密文件的保护,以及在旺盛需求面前保证对市场的控制。

 

在被疫情又一次验证了“抗跌”属性后,爱马仕只有加强对铂金包的打假力度,才能继续牢牢掌握稀缺性的欲望阀门。



更多爱马仕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