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深度 | 一条男士连衣裙1.5万,时尚界正式迎来“无性别”时代?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0年10月12日 10:10

深度 | 一条男士连衣裙1.5万,时尚界正式迎来“无性别”时代?

Gucci试图重构消费者心中对于服装性别的概念,在2020年秋冬系列中推出了一款男士连衣裙,引发消费者高度关注

作者 | 周惠宁

 

在2020年接二连三的“黑天鹅”冲击下,奢侈时尚行业传统的条条框框已经被打破。

 

据时尚商业快讯,意大利奢侈品牌Gucci日前在2020年秋冬系列中推出的一款男士连衣裙,引发消费者高度关注。这条缎纹连衣裙主要为男士设计,轻盈顺滑的面料可以套在牛仔裤外面,样式为橙色和白色相间的方格,配有白色衬领和腰部缎面蝴蝶结,售价约合1.49万元人民币。

 

Gucci表示,推出男士连衣裙是为了对抗“男性性别认同的有害刻板印象”,此前该品牌在宣布明星鹿晗为代言人时发布的美妆大片中,鹿晗穿着的是一件带有蕾丝领子的上衣。

 

深度 | 一条男士连衣裙1.5万,时尚界正式迎来“无性别”时代?

图为32岁的英国南安普敦主持人兼喜剧演员Simon Thompson穿着ASOS的复制品在街上行走

 

然而,过于直白的表达方式似乎令消费者无法消化,甚至对Gucci这一行为进行了抨击。尽管男装女穿是一种时尚风潮,但男性消费者穿裙子等女性服饰并未被广大群众所接受。

 

不少人直言,Gucci的这条连衣裙毫无审美可言,网上类似款售价不超过100元人民币,而直接在“连衣裙”前面加上“男士”二字的做法,令Gucci所谓的打破“性别认同”刻板印象的说辞格外可笑。

 

32岁的英国南安普敦主持人兼喜剧演员Simon Thompson在穿着ASOS的复制品,并效仿Gucci搭配牛仔裤和球鞋在伦敦西部漫步后则表示,这条裙子没有从男士的角度出发设计,格子元素令他的胸部看起来非常宽大,没有一位路人看出来这一裙子是男装。

 

对于Gucci这条售价1.5万元的男士连衣裙引发的争论,业内人士并未感到意外。尽管业内关于“无性别时尚”的探索由来已久,但目前大众能够接受的仅限于“男装女穿”。

 

“无性别”的英文单词为“Agender”。追本溯源,男装和女装最初的整体差异并不大,甚至在中世纪的欧洲贵族圈中,裙子也是为男人而设的服装,直到发生战争才开始分化,女性穿裤子一度被视为不合适的着装。

 

不过时尚圈无性别主义的开端实际上始于20世纪初期。1910年,Chanel为女性设计出第一条女士运动裤装,之后又设计以男性服装为元素的宽松上衣,是当时女性主义启蒙的重要起源。

 

1966年,Yves Saint Laurent设计了第一款女装燕尾服,通过领带、领结衬衫等元素弱化女性曲线,并采用垫肩来强化利落的感觉。亮片、和服等比较多出现在女装中的元素也在Jimi Hendrix、David Bowie等摇滚明星的带动下,被男性消费者所接受。

 

2010年左右,“Boyish男友风”突然被搬上时尚舞台,超大码T恤、衬衫、牛仔裤、西装外套等原本只出现在男装店里的服饰深受女性消费者追捧,她们希望借助鲜明的反差来凸显自己率性利落的一面。

 

深度 | 一条男士连衣裙1.5万,时尚界正式迎来“无性别”时代?

深度 | 一条男士连衣裙1.5万,时尚界正式迎来“无性别”时代?

业内关于“无性别时尚”的探索由来已久,但目前看来大众所能接受的只限于“男装女穿”

 

Phoebe Philo时期的Celine则用超大廓形西装套装、斗篷连衣裙等弱化曲线、极简设计的单品,进一步把大女人的着装风格推向市场。Balenciaga的老爹鞋、Off-White的卫衣也被视为男女着装模糊化的标志性单品。

 

2018年,秋冬纽约时装周有超过五个品牌展示了 “无性别主义” 服饰系列,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随后增设“男女皆宜/非二元” 这个全新的类别。2019年,Chanel与嘻哈歌手Pharrell Williams在韩国首尔联合推出了 “Chanel Pharrell” 无性别胶囊系列。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无论是男装女穿、男友风还是男女合并时装秀,时尚趋势的演变与社会文化风潮的起伏紧密相连。有分析指出,此次Louis Vuitton和Gucci如此直白地将这一趋势作搬上大秀舞台,或许意味着在长达近一个世纪的“教育”以及多元化主义的催化下,“无性别服饰”这一品类已步入成熟期。

 

另有业界人士认为,Gucci不必过于在意此次“男士连衣裙”引发的争议。得益于中性风潮,近年来越来越多男模特出现在奢侈时尚品牌的女装秀中,男装系列大秀也会有女模特的身影。

 

此外,“无性别”时尚服饰的队伍仍在不断壮大,消费者认知的形成只是时间问题。今年7月,美国运动品牌Converse推出了史上第一个“无性别”服装系列SHAPES,中国本土独立设计师王天墨、Melon也分别发布新的无性别服饰品牌。成立于2018年的中国无性别服饰品牌bosie则在两年内完成了三轮融资。

 

支撑他们信心的是与互联网一同成长的90后和Z世代,他们对规则不屑一顾。J. Walter Thompson时尚预报分支机构的一份报告显示,在Z世代人群中,男性与女性的界线不再明确,倾向于蔑视传统的性别标签和其他死板的分类。

 

疫情的发生也推动了无性别服饰的商业化进程。其一是奢侈时尚品牌全面拥抱数字化。和线下实体门店不同,有分析发现消费者在线上购买会倾向于性别标签不太明显的单品,而电商的主要消费群体以95后为主。其二则是疫情的发生令女性主义、LGBT群体等话题二度爆发,消费者对个性化的表达需求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无独有偶,Gucci一直对标的全球最大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也在试图重构消费者心中对于服装性别的概念。

 

作为巴黎时装周的压轴之作,Louis Vuitton于10月7日在还未开业的巴黎奢侈品百货La Samaritaine莎玛丽丹的顶层发布了2021年春夏女装系列。为了保证嘉宾安全,Louis Vuitton特别把该秀分成了两场举行,并同步线上直播。

 

区别于以往男女性别分明的设计,在本季主题思想“If the Past Could Look at Us”的引导下,Louis Vuitton女装创意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将男女装之间的界线进一步模糊,跨越了五个时代进行了一场深入的有关性别二元变化的社会现实主题探讨。

 

在他看来,“性别流动”不应该只是简单地在男装设计中加入女性元素或用男装元素增强女装的力量感,“以往的中性化之所以难以实行,正是因为我们对于中性的认识,也一直停留在男生穿女装、女生穿男装的游戏中”。

 

在全场44个造型中,Nicolas Ghesquière将裙装、裤装、运动T恤和连衣裙等传统服饰进行解构与改造,例如连衣裙马甲、针织夹克等,经典大衣则被他融入了大号运动衫的元素,极具复古未来主义的银色亮片西服套装也是亮点。此外,“Vote”、“Stand”和“Sprint”等带有强烈个性色彩的单词以街头涂鸦的方式印在衣物上。

 

通过不断的重构和拼贴,Nicolas Ghesquière的Louis Vuitton 2021年春夏系列为个体赋予了更加鲜活的表达,激发时装更多的潜能,风衣、夹克、宽松的西装裤等穿到男人身上也同样成立。

 

除了服饰本身,Louis Vuitton 2021年春夏系列大秀的发布形式、影音等各个环节都贯穿着本季的主题思想。

 

首先是场地的选择。莎玛丽丹百货创立于1870年,占地约2万平方米,曾遭遇过火灾和易主,2005年因为建筑物不符合安全标准而关闭,随后Louis Vuitton母公司LVMH累计投入7.5亿欧元用于修整,原计划于今年4月重新开张,但受疫情影响,开业时间被延迟至明年上半年。

 

Nicolas Ghesquière表示,翻新后的莎玛丽丹百货内有一幅巨大的新艺术风格壁画,传达出一种坚忍不拔的意志和继续前行的渴望,这既代表着疫情环境下格外艰难的时尚行业的内心独白,也是他在筹备这场秀时的初衷。

 

其次是极具交互性的呈现方式。大秀当天,整个百货内部墙面和地面都被改造为绿幕,在场观秀的嘉宾们在自己的专属座位上可以360度自行转动视觉调整机位,线上看秀的观众则会看到不同镜头角度下投放的1987年由Wim Wenders执导的电影《柏林苍穹下》片段。

 

《柏林苍穹下》这一电影讲述的是两位倾听人类心声的天使在穿梭于柏林这座城市时爱上人间的女子而决定变成凡人的故事,暗喻当下疫情发生后全球奢侈时尚行业加速自我颠覆的状况。大秀背景音乐则是选自Tanguy Destable作曲的《NEUTRAL》,同样呼应了“无性别”这一时尚趋势。

 

Nicolas Ghesquière在大秀前接受采访时透露,在Louis Vuitton门店中不少女性消费者会购买Virgil Abloh设计的男装系列,男性消费者也会购买他设计的衣服,但强调他并不是在做男装,而是介于两个性别之间的服饰。

 

显然,革新和创意是Louis Vuitton 2021年春夏时装系列的核心要义,非男即女的二元性别传统社会框架已经过时,Nicolas Ghesquière用具象的时装设计语言把选择权归还所有人。

 

正如Nicolas Ghesquière在接受采访时所讲的,今年所发生的变化是不可挽回的,但只要细心发掘就能嗅到其中蕴藏的巨大潜力,“我很享受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无论做什么都要在形成影响力和实践性中找到平衡”。

 

换言之,Nicolas Ghesquière想要在服饰领域打开一扇前景更广阔的“门”,创造出一种非二元化的时装风格,这一介于男女之间的服装受众面更广,前景也愈发开阔,创意和商业之间或许能找到新的平衡点,“介于男女装之间的区域并不是灰色的,而是彩色的。”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传统的奢侈成衣配饰赛道愈发拥挤,极具商业潜能的“无性别”时尚已被头部奢侈品牌提上日程。今年7月,Gucci 还首次增设“Non-binary”非二元性别部门,这个名为Gucci Mx的非二元性别的部门将由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负责,每季都会为性别流动者(Gender-fluid)带来更多时尚单品。

 

有分析人士直言,无论是Louis Vuitton还是Gucci,“无性别”服饰不仅代表着设计师创作境界的一个提升,更重要的核心要义是进一步扩宽品牌面向的消费群体。在后疫情时代,保住盈利能力已经成为头部奢侈品牌们的最重要一条底线。

 

据时尚商业快讯数据,在截至6月底的第二财季内,LVMH销售额同比大跌38%至77.97亿欧元,上半年销售额减少28%至183.93亿欧元,但瑞银分析师在最新报告中表示,这个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将于10月底公布的第三财季业绩报告或达114亿欧元,超过市场此前预期,主要得益于Louis Vuitton和Dior两大核心品牌产品价格的上涨以及在中国市场的强劲复苏。

 

Gucci则依旧深陷瓶颈,第二季度可比销售额大跌44.7%,较第一季度的22.4%进一步扩大,上半年销售额大跌33.5%至30.72亿欧元,营业利润几乎被腰斩至9.29亿欧元。

 

时尚会轮回,但时间不会停止,而风潮正是在无数个循环往复中掀起的。在“无性别”时代,时尚的发展空间依然充足。



更多GUCCI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