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Ye再发文控诉adidas,双方或将解约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2年08月04日 10:11

Ye再发文控诉adidas,双方或将解约

据Ye在贴文中透露,Yeezy系列为adidas贡献了68%的销量

作者 | 周惠宁

 

Ye与adidas的关系已降至冰点。

 

据时尚商业快讯,一年一度的Yeezy Day于8月3日正式在Confirmed App开启,此次共有10多款选择,甚至包括当年一鞋难求的初代YEEZY BOOST 350“Turtle Dove”,售价较最初的1899元人民币下滑至1799元,目前多个热门鞋款均显示售罄。

 

Yeezy主理人兼歌手Ye则于同一日在Instagram发长文控诉adidas,称adidas未经其同意就举办今年的Yeezy Day,并擅自复刻经典款,新配色和新命名也没有获得他的允许。

 

Ye还指出,adidas不仅在未经许可的前提下雇佣了他的员工,任命Yeezy总经理,更把Yeezy负责产品的人才引进三叶草部门,并盗用Yeezy款式、配色及材质。Ye在贴文中特别强调,Yeezy系列为adidas贡献了68%的销量。

 

Ye再发文控诉adidas,双方或将解约

图为Ye在Yeezy Day当天发布的贴文

 

除了与Yeezy Day相关事件外,Ye更透露adidas还故意拖延其与Gap和巴黎世家创意总监Demna Gvasalia三方联名系列中鞋履产品的生产,当他向adidas相关负责人申请增加Yeezy拖鞋产量时也被拒绝,随后adidas却生产了与Yeezy拖鞋极其类似的产品。

 

有分析人士指出,adidas此次降价并大量发售Yeezy鞋履,目的之一是为了清除库存,Ye与adidas始于2014年的合作关系很有可能会在2024年前就终止。

 

实际上,Ye与adidas关系的恶化从去年就逐渐显出端倪。去年Ye多次被拍到在公开场合穿着adidas竞争对手Nike旗下品牌Jordan的球鞋,他本人也多次在节目中表示希望adidas修改合约内容,让他可以“合法”穿着Air Jordan系列球鞋。

 

今年1月初,Ye还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Jordan标志的照片,并附上一张Michael Jordan儿子Marcus Jordan声称将牵线,让Ye与他父亲再次合作的新闻报道截图,也被视为Yeezy将与adidas解约的信号。

 

今年6月,Ye又通过Instagram发文称adidas自主设计的拖鞋“明显抄袭”Yeezy设计,认为这双售价为55美元的adidas adilette 22拖鞋与发售价同为55美元的Yeezy Slide “Resin”在颜色、外观上均有相似之处,要求与adidas首席执行官Kasper Rørsted谈话。

 

或许是对adidas愈发失望,Ye已开始为独立运营Yeezy做准备。据公开文件显示,Ye和他的法律团队在6月29日提交了“YZYSPLY”的商标申请,除用于休闲服饰和运动服等产品外,还将用于零售商店、在线订购服务和在线零售商店服务。上月底,Ye的团队还递交了全新的零售店商标申请,引发业界关注。

 

adidas也在逐渐将品牌时尚重心转移至潮流偶像Jerry Lorenzo,一方面由他领衔振兴不断输掉市场份额的篮球品类,一方面以其Fear of God创始人的身份试图开启第二次Yeezy神话,试图把握机会在球鞋文化领域重振击鼓。

 

adidas Orginals三叶草业务则向高端定位上探,最近与Gucci和巴黎世家的联名系列都显示出adidas的野心。在Lyst发布的2022第二季度热门品牌榜单中,Gucci和巴黎世家分列第一和第二名。

 

让Ye感到不安的是,即便他主动对外公开表示自己过去一年在巴黎世家花费了超过411万美元,巴黎世家创意总监Demna Gvasalia日前依然单方面透露他与Yeezy Gap的合作已结束,未来双方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

 

而adidas在被lululemon挤下全球第二大运动服饰品牌宝座的紧要时刻失去Yeezy,业绩无疑也会受到进一步打击。此前adidas正在将扭转中国市场颓势的希望放在Yeezy上,通过抖音卖了1万双Yeezy。

 

截至目前,adidas暂未对该消息作任何回应,Ye本人Instagram账号则被清空。



更多Adidas   YE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