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深度 | 传Phoebe Philo计划复出,但她的徒弟们已青出于蓝?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0年02月18日 10:14

深度 | 传Phoebe Philo计划复出,但她的徒弟们已青出于蓝?

Phoebe Philo隐退两年之后,曾经的Celine忠实消费者正流向风格类似的品牌,市场被不断蚕食

作者 | Drizzie

 

对于那些为时尚而生的设计师而言,时尚行业或许曾经伤害了他们,却永远具有致命吸引力。

 

上周,前Celine创意总监Phoebe Philo有意复出的传闻已经在时装爱好者中传开。有消息人士称,Phoebe Philo正在为团队招聘设计师,目的可能是为以可持续发展为核心理念的个人品牌做准备,或与时装品牌Azzedine Alaia推出合作系列,但目前没有更多细节透露。Phoebe Philo于2017年底卸任LVMH旗下Celine,此后从公众视野淡出。 

 

此后业界曾盛传Phoebe Philo将加入Burberry和Chanel,不过两个品牌均找到了新的接任者。她还曾被认为是Dior、Bottega Veneta创意总监的热门人选。另有消息称,Phoebe Philo一直有创立个人品牌的意愿,早在2006年离开Chloé工作时期就已开始着手筹备,但因创立个人品牌耗资不菲,该计划在加入Celine后搁置。  

 

有分析人士称,因Phoebe Philo与Chloé母公司历峰集团董事长Johann Rupert私交甚密,后者可能成为Phoebe Philo的支持者。此前历峰集团已经与前Lanvin创意总监Alber Elbaz创立合资公司AZFashion。Phoebe Philo和历峰集团均未对此做出评论。 

 

毫无疑问,在Phoebe Philo突然淡出的两年后,依然没有人能够取代她的地位。从Chloe到Celine,Phoebe Philo多年来持续建立了一批坚定的女性粉丝群体,为她们创造了强烈的归属感和认同感。这批消费者失去的不只是衣服,而是某种信仰,她们亟待能找到另一个能够寄托信仰的时装品牌。

 

然而作为品牌的Phoebe Philo,其商业基础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并不完全乐观。

 

即便Phoebe Philo拥有一批粘度最高的消费者,消费者正变得越来越健忘也是行业共识。早前微信公众号LADYMAX分析称,LVMH真正需要警惕的是,失去Phoebe Philo而将赌注压在Hedi Slimane身上,很可能令集团因为忽略了女性消费者最根本的价值取向,令其他玩家渔翁得利。 

 

两年之后,市场已经清晰地印证了这一点。这批曾经的Celine忠实消费者正流向Bottega Veneta、Loewe、The Row、Jil Sander等风格类似的品牌。上述品牌背后的幕后设计团队有很多人来自Phoebe Philo曾经带领Chloé和Celine团队。这些Phoebe Philo光环背后的设计师们不仅将她的设计理念延伸到了时装界的各个角落,也开始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Phoebe Philo个人品牌的潜在威胁。

 

开云集团旗下的Bottega Veneta已是聚光灯下的当红炸子鸡,成为继Gucci之后开云集团的最大亮点。该品牌2019年全年销售额重回正增长,录得上涨2.2%至11.67亿欧元,第四季度收入大涨9%。在Daniel Lee加盟不到两年时间里,Bottega Veneta形象迅速扭转,首批产品上市后就成功挤进Lyst年度时尚品牌TOP20,据Lyst统计,Bottega Veneta推出的Padded Sandals凉鞋成为2019年最受欢迎的女装产品。

 

深度 | 传Phoebe Philo计划复出,但她的徒弟们已青出于蓝? 

图为Bottega Veneta现任创意总监Daniel Lee

 

这一切发生在Bottega Veneta 2018年6月宣布Daniel Lee的任命后。这名33岁年轻创意总监在从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毕业后,曾先后为Maison Margiela、Balenciaga以及Donna Karan品牌工作,并于2012年正式加入Celine。 

 

从Daniel Lee发布试水的首个早秋系列开始,Bottega Veneta就毫不避讳品牌新创意方向中的Celine的影子。Daniel Lee继承了Phoebe Philo的极简主义理念,最大程度满足了一些旧Celine忠实消费者的替代需求。凭借爆款矩阵和清晰的风格,Daniel Lee带领品牌快速实现形象革新和业绩翻身。 从出道到巅峰只用了8个月,他的高效令业界感到意外。

 

有分析猜测此举是开云集团针对LVMH将Hedi Slimane招致Celine麾下以“报复”Saint Laurent的回应,目的是将计就计,尽可能地网罗Phoebe Philo在Celine期间积累起来的忠实消费者。

 

深度 | 传Phoebe Philo计划复出,但她的徒弟们已青出于蓝?

继承了Phoebe Philo衣钵的Peter Do正成为代表新一代年轻创意人的代表

 

另一名不避讳Phoebe Philo影响的设计师是越南裔设计师Peter Do,他已经成为Instagram时代千禧一代时装界的新宠,他的名字也出现在了最新公布的LVMH青年设计大奖半决赛入围名单中,成为最热门的冠军候选人之一。

 

在2014年从美国FIT毕业并获得LVMH毕业生奖后,Peter Do先后进入Phoebe Philo领导下的Celine和设计师品牌Derek Lam,随后于2018年初推出了自己的同名品牌。他的五个合伙人都是通过社交媒体Tumblr认识,体现了新一代设计师与众不同的工作和社交方式。

 

近乎完美的精致剪裁支撑下的鲜明的极简主义设计风格明显得体现出Peter Do在Phoebe Philo手下的训练痕迹。他在接受The Face杂志专访时坦言,“我在Phoebe那里学到了所有东西”。“衣服就是衣服,它们必须被人穿着。我是在Celine才真正认识了我的目标女性群体,每个季度我们都会讨论她们要去那里,她们在做什么,她们的态度是什么?” 

 

除了极简主义设计风格,Peter Do在品牌经营方面也最大程度地体现了Phoebe Philo、Stella McCartney等女性设计师主张的价值观,他的观点甚至更进一步,体现了当下最年轻的一批意识觉醒创意人的心态。在品牌的五年计划中,Peter Do希望发展出包含生活方式在内的多个产品品类,通过实体店的形式呈现完整的视觉形象。

 

在品牌发展的两年内,他亲自监督把控从设计到社交媒体形象的方方面面。Peter Do并不急于举办大型时装秀,而是通过品牌型录和小型展示的方式进行传播,眼下该品牌在Instagram创造的话题度大部分都来源于口口相传。“你可以在Instagram上发布一百万次,但是那些了解你的人的意见才更有价值。这是我们希望建立的社群。” 

 

与很多向可持续发展转型的大型品牌不同,Peter Do这样的新兴品牌已经将可持续性烙印在品牌创立初期,他的大部分作品都从复古经典档案和再设计的面料中汲取灵感,在看似简单的衣服花费大量精力研究面料,让时装更具可持续。

 

同时,新一代年轻设计师更趋于务实,关注将时装的影响扩大到公众,而非仅限于时装爱好者。Peter Do认为品牌的基础是对质量和耗时剪裁的关注。他认为品牌的消费者根本不必时髦,只要她喜欢质量和手工艺。“无论我对设计有多疯狂,都必须有真正合适的人来穿着它们。” 

 

除了Daniel Lee和Peter Do这样的设计新星,Phoebe Philo原设计团队的核心成员多年来也在不同奢侈品牌担任重要角色,影响着时装行业的发展。

 

深度 | 传Phoebe Philo计划复出,但她的徒弟们已青出于蓝?

Chloé幕后团队的五个核心成员在Phoebe Philo休假的期间完成了2005年秋冬系列,成为时装历史的罕见时刻

 

多年以来,由于Phoebe Philo强烈的个人光环,她的幕后团队反而鲜少得到关注。但是在Chloé 2005年秋冬系列时装秀上,彼时担任品牌创意总监的Phoebe Philo首次坐在秀场前排。因怀孕请了较长时间产假,该系列由她的团队主要创作,最终由五个核心成员出场谢幕,这也成为了时装历史的罕见时刻,证明了设计团队在时装系列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Sara Jowett是五个核心成员之一,她在Chloé担任针织和运动衫主管近五年,延续到Phoebe Philo 2006年离职之后。随后她在Stella McCartney工作了两年,然后于2008年跟随Phoebe Philo加入Celine,再次成为针织和针织衫负责人。2011年,Sara Jowett离开Celine加入Stella McCartney,最初负责走秀系列,目前则担任男装设计总监。

 

五个核心成员的另一位是Adrian Appiolaza,她在2002年至2006年之间担任Chloé高级设计师。此后Adrian Appiolaza在Prada和Louis Vuitton任职,然后回到Chloé担任成衣系列的设计总监,直至担任到2014年。接着她进入Jonathan Anderson掌舵下的Loewe,担任女装成衣设计总监。这或许也部分解释了Loewe女装风格受到越来越多追捧。

 

除了极简主义风格,Phoebe Philo以为Chloé和Celine成功推出爆款手袋著名。而Chloé推出Paddington等手袋离不开皮革制品经理Annabelle Volaire Levassor的支持。此后她开设了皮革制品咨询公司,为Lemaire、Paco Rabanne、Ports 1961、Haider Ackermann等很多品牌的配饰设计产生了影响。

 

获得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2018年特别奖的韩国设计师Rok Hwang同样来自Phoebe Philo团队。他在中央圣马丁大学硕士毕业并获得欧莱雅创意大奖后于2010年被招募进Celine,担任成衣设计师三年。此后他又为Chloé和Louis Vuitton工作,并于2016年推出了自己的品牌Rokh。

 

与Peter Do相似,Rok Hwang也从Phoebe Philo那里继承了对女性需求的深刻认知,并且精心组建了一支全女性工作团队,这也延续了Phoebe Philo和Stella McCartney的工作风格。

 

2018年被任命为法国品牌Maison Kitsuné创意总监Yuni Ahn为Stella McCartney和Phoebe Philo都工作过,将这个法国品牌升级为更成熟的设计风格。不过上个月,她已宣布从Maison Kitsuné离职。

 

2018年担任Jil Sander女装设计总监的Abnit Nijjar的履历上同样也有Stella McCartney和Phoebe Philo。除此之外,带领英国奢侈品牌Mulberry实现传奇转型的创意总监Johnny Coca也曾为Phoebe Philo工作,他曾参与Trapeze等Celine热门手袋的设计过程。

 

当然,很多极简主义替代设计只能与Phoebe Philo时期Celine的“形”相似,却无法复刻其“神”。试图模仿Phoebe Philo的Victoria Beckham至今仍未成功建立相似的忠实消费群体。因为知识分子及职场女性消费者对穿衣的需求不仅在于其实用性,更在于其与品牌内核的情感联结和价值观的共鸣。这批消费者能够快速辨认品牌内核是否空洞无物。 

 

但是那些曾经在Phoebe Philo工作过的成员显然对Philo式哲学有着深刻的体会,并将这样的影响潜如毛细血管般渗透到了更多品牌的创意过程中。Stella McCartney和Phoebe Philo作为曾经的工作搭档兼同学,在时尚界为女性开辟了一片天地,其在当代时装历史中的作用显然不容小觑。

 

不过在日新月异的时尚商业世界中,消费者拥有太多选择。新品牌不断抢夺市场份额和注意力,其中不乏设计理念和商业概念都十分新颖的新血液。据时尚商业快讯监测,Phoebe Philo复出传闻仅在2月12日当天刺激谷歌搜索指数上涨,一天后便很快回落,并未激发公众讨论的持久热情。在社交媒体上,Phoebe Philo复出的话题讨论热度也似乎比很多人预想得更低。这不禁令人质疑,隐退两年的Phoebe Philo,是否影响力大不如前。 

 

在一个大众消费主导的奢侈品市场中,奢侈品牌越来越趋向于在那些并不密切关注时装界动向的消费者中施加影响,从而实现增量扩张,毕竟小众的时装爱好者无法支撑起奢侈品寡头对品牌商业发展的野心。尽管Daniel Lee的成衣设计风格并未获得业界较高评价,但是现在看来,如果当初Bottega Veneta任命Phoebe Philo为创意总监,后者能否实现与Daniel Lee相同的商业回报,没人能够确定。

 

Phoebe Philo的忠实粉丝将毫不犹豫地为这位明星设计师买单,但那些寻求性价比和替代品的消费者并不一定。

 

问题在于,在2020年创立一个品牌不仅比2006年更贵,14年之后,这门资本密集型生意还前所未有地将风格与社交媒体的逻辑揉搓在一起,一切都在变得更加复杂。



更多PhoebePhilo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