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来源:evoke责任编辑:Eilly时间:2014年10月11日 18:03
分享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Olivier Theyskens离开Theory,目前动向不明

 

LADYMAX时尚网报道: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当时尚大集团懂得投资新人,一群老屁股仍然卡着大位不肯起身,大咖设计师备受媒体追捧,那么那些介于中间,有资质潜力却苦无伯乐提拔的设计师们该怎么办呢?就算是以独立设计师的头衔走江湖,拥有自己小小的一片天,但小虾米始终无法力拔山河,空有一身好功夫也只能暗自叹息。就像我们一直认为Olivier Therskens非常优秀,曾经在Nina Ricci、Rochas任职过,拥有漂亮的简历记录,但最后还是离开了Theory。而时尚圈里,像他这样被媒体忽略的宝玉、千里马,何止一个。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时尚界几乎被大咖设计师或老屁股占据版面,一些有潜力的设计师仍无法熬出头(左起Karl Lagerfeld、Marc Jacobs与Nicolas Ghesquiere)。

 

设计师朝代更迭,曾几何时时尚界流行起造星运动,捧红了一堆明星设计师。Thom Ford、John Galliano与Marc Jacobs等皆在这个列表里,然后随着大牌设计师出走,让品牌集团们意识到了造星后遗症,开始力挽狂澜,从团队里扎根培养新秀。近两年来则演变另一波新趋势,关注外头新锐设计师的同时也投资该新锐品牌,接连带动媒体们焦点转移。J.W.Anderson和Christopher Kane都是这波潜力股名单下的绩优股王。但不知大家是否有注意到,每当有哪家历史悠久或者名声显赫的名牌公布出寻找新设计师徵人启事的时候,接班人名单上往往会出现激烈竞争人选,可是偏偏就有些人只是当陪衬,注定了名落孙山;正当Dior、Louis Vuitton、Balenciaga等高端时尚品牌上位战争都宣告结束一阶段的时候,剩下的就仅仅是那些有潜力却只能感慨运气不好的设计师们,能否顺利抓住好的“浮木”,仍然是不得而知。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现在的时尚集团未雨绸缪,投资年轻新秀居多,如J.W.Anderson(左)和Christopher Kane(右)。

 

Olivier Theyskens就是这群运气不太好的设计师其中之一。在其为Theory发表了品牌2015春夏系列后,随着品牌CEO Andrew Rosen宣布彼此各有职业生涯规划后,Olivier Theyskens正式与品牌说再见的同时,立马就有人挖出了2006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标题为“还有Olivier的位置吗?”,当时Olivier正要从Rochas离职,担任Nina Ricci创意总监。一箭双雕地暗喻了Olivier极有可能如传言般会跳槽到Oscar de la Renta,毕竟Oscar已经80来岁,二来点醒了设计师似乎正在经历一种轮回的现象,正值待价而沽,等待新机会的降临。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Olivier Theyskens曾经在Nina Ricci、Rochas任职过,拥有漂亮的简历记录,2011年任职Theroy,却也在今年传出了递辞职信的要闻

 

但其实Olivier Theyskens算幸运的,1997年发表了处女系列,令众多买手惊艳,特别是其服装材料——羊毛来自于奶奶自己驯养的羊,花费了奶奶好长一段时间才收集到的,为首次创作增添了十足的故事性。紧接着麦当娜穿着Olivier设计的色彩鲜艳又不失巴黎法式优雅特质的礼服走红地毯,使Olivier名声大噪,更被法国老品牌Rochas看上,于2002年被邀请担任品牌创意总监。而2003秋冬则震慑四座,Rochas高层的冒险举动带来了首波胜利,也让Olivier Theyskens站在了风头上。他最厉害的地方是对定制工法的讲究,一件时装起码要花费200小时,但最后仍为了理念的不同而分道扬镳。Rochas要的是经典优雅,但Olivier Theyskens却想抱持实验的心态,于是2006年10月的发布会被迫取消,已经完成的服装被迫“冷冻”,既无公开发表也没有量产。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Olivier为Rochas带来的2003秋冬(中与右)和2004春夏(左)都颇受好评,可惜后继不敌市场。

 

而且即使来到了Nina Ricci也无法逃开命运的轮回,2011年,Olivier向着他下一个人生计划迈进,起初为Theory规划联名副牌,渐而成为掌管整个品牌的艺术总监。大家印象深刻的是Deer Dana推出系列名人潮T,把Olivier的头像印制在T恤上,时尚名人们争相穿着上身,仿佛哄抬着设计师的个人名气。不过正是从此刻开始Olivier开始调入了载沉载浮的深渊,一去不复返了。曾有媒体对其今年6月宣布离开Theory就直言不看好他的未来,更拿受到LVMH和Kering集团青睐的新人设计师来与之对比。比如,J.W.Anderson等都是30岁上下的创作才子,而Olivier年纪不上不下,或许跳槽到Oscar de la Renta会是个不错的机会,但是Olivier在Theory的成绩一般般,尽管被认为是纽约时装周必看的时装秀,但作品已没有当初作为新人时候那么有力惊艳,再怎么有才情,没有伯乐愿意赏识,也只能随波逐流,等着被吞噬了。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印有Olivier头像的潮T,曾几何时在时尚圈掀起潮流。

 

与Olivier才情有得比的,向来有流浪异国风情的Haider Ackermann应该是最该让人感慨的设计师人选了。Haider毕业于比利时皇家艺术学院,曾在John Galliano工作室实习,训练出了一身好功夫。2002年登上巴黎时装周,Suzy Menkes等毒舌评论家对其称赞有加,被认为是最值得期待的新秀。该如何评价Haider Ackermann的设计风格呢?Haider的系列里充满了他早期四处流浪的生活记忆,女装里充斥着裹绕、流浪游牧民族风情,却不失立体雕塑的美感。也因为时尚圈内好评如潮,Ann Demeulemeester所属比利时集团BVBA 32在2005年投资了Haider Ackermann的个人同名品牌。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Haider在时尚圈发展迅速,2011年春夏首次发表男装,直到今年才形成正规的模式操作,图为品牌2014年秋冬男装。

 

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是Haider与女星Tilda Swinton交情匪浅,Tilda不仅多次红毯与公开场合穿着Haider设计的服装,连Haider本人都声称Tilda是他的灵感缪斯。而两人的深厚友谊也在今年的柏林时装周得到了验证。而在为Mercedes Benz时装周造势所拍摄的形象短片中,Haider担任造型师,为女主角Tilda打造形象。而且Haider一直以来有意扩张品牌版图,在2011年春夏曾推出男装,但没有料到只是假风声。一直到2014年春夏,男装系列才算正式走上轨道。只能说Haider真的很细工慢活,其他新锐设计师老早开拓新疆土了。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Haider最常与女星Tilda合作。

 

说实在的Haider的运气实在有些生不逢时,想当初Maison Martin Margiela寻找新设计师的时候,他也曾经被列入名单,而John Galliano离开Dior,那一长串被媒体们预测的名单里,他的名字也赫然在列;最令人扼腕的是老佛爷居然在2010年点名他接班Chanel,此话一出,媒体震惊了。但大家都知道老佛爷只是说说,果不其然,隔年没多久,老佛爷就直接对媒体否认了Haider接班的可能,狠狠打了Haider一巴掌。面对时尚圈风起云涌的变势,现在Haider专注于自我品牌固然很好,但如果没有其他“长进”,是否日后会BVBA 32放弃呢。未来很难说。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Haider Ackermann2014秋冬系列

 

Veronique Branquinho载浮载沉地很彻底,曾风光一时的比利时设计师,还曾经与Raf Simons有过一段感情史;在1990年代末她推出了个人女装品牌,就轮廓结构和剪裁工艺而言,Veronique给女装带来了挺亮眼的效果,可以说是集流线、优雅与女性特质于一身,甚至还在2003年进军男装市场,而且设计师本身又极其喜爱艺术与影像,与其说她是时装设计师,倒不如以艺术家称呼最为恰当。Veronique Branquinho还创办《A》杂志,推广新时尚文化,但就像其它设计师品牌一样,如果资金困顿面对瞬变环境,最终免不了走上破产一途,就像是Christian Lacroix也是曾宣告破产,金主来来去去。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Veronique Branquinho曾创办《A》杂志。

 

时不我予的哀愁:那些有实力却苦无伯乐的设计师们
Veronique Branquinho2014秋冬系列

 

2009年,Veronique Branquinho也不敌大环境,宣布暂停歇业,而关于设计师动态,也随着关门大吉,顶多零零散散听到几个跨界合作,如和比利时当地本土品牌Marie Jo L’Aventure的联名内衣系列,一直到前年重新找到金主Gibo投资,宣布巴黎2013春夏女装周回归舞台演出。如此消息一出,火速让媒体格外关注当季发表,毕竟Veronique Branquinho在当时好说也是个有潜力的设计师人选,不过接连几季表现,这位设计师似乎没把宝刀磨得更锐利,最后只成为设计师A到Z名单里的一份搜寻数据。扣除这些运势差的设计师,还有几位设计师就快被我们淡忘,Lanvin设计师Alber Elbaz之前,还有Christina Ortiz接任职务,但做没几年,2002年宣告离开,2007年跳槽Salvatore Ferragamo,也不到2年光景,便宣布离开,接下来关于设计师踪迹,似乎有神隐现象。而Alessandra Facchinetti也是迅速自Valentino毕业后,有一搭没一搭,庆幸近期接下Tod’s女装设计师,得以重返光荣。时尚界竞争如此激烈,那些生来可惜的设计师们,或许值得我们借鉴。

 

如需爆料或申请报道请联系LADYMAX时尚网编辑部,邮箱地址:LADYMAX1@126.com



更多NinaRicci   Theory   Rochas   OlivierTherskens   的资讯
Gigi Hadid 登 W Korea 杂志封面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