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头条网LADYMAX|时尚影响力媒体-专注报道商业时尚和街拍

百年鞋履品牌Clarks或被李宁收入囊中

来源:时尚头条网责任编辑:Crystal时间:2020年10月13日 09:54

百年鞋履品牌Clarks或被李宁收入囊中

Clarks巅峰时期每年能卖出5400万双鞋子,目前在全球拥有逾1400家店,其中有400多家位于中国市场

作者 | 周惠宁

 

市值逼近千亿港元的李宁正在布一个大局。

 

据时尚商业快讯早前报道,中国香港私募基金公司莱恩资本Lion Rock Capital正在洽谈收购陷入困境的英国百年鞋履品牌Clarks不到50%的股份,涉及资金约为1亿至1.5亿英镑,一同参与竞购的还有专门为陷入困境的零售商提供资金的公司Alteri Investors,关于交易的讨论将在下个月结束。

 

表面上看,这似乎是2020年这场乱象之下,私募基金趁机抄底时尚品牌的投机行为,但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

 

相较于曾投资Austin Reed、曾拥有鞋履连锁店Brantano和Jones Bootmaker的Alteri Investors,由美国华裔商人蒋家强于2011年成立的莱恩资本在时尚领域却是个新人,在此时入局并不具备太大优势。

 

官网资料显示,莱恩资本此前主要专注于互联网企业,包括互联网零售和互联网打车,于去年1月以1.5亿欧元收购国际米兰31.05%的股份,成为国际米兰第二大股东。

 

不过只要提起莱恩资本背后的真正老板,这笔收购交易便是顺理成章。据莱恩资本官网信息,公司现任董事长正是国内运动服饰巨头李宁的创始人李宁。这意味着李宁或许就是莱恩资本此次出手收购Clarks的授意者,也是最大的受益方。

 

百年鞋履品牌Clarks或被李宁收入囊中

莱恩资本现任董事长是国内运动服饰巨头李宁的创始人李宁

 

李宁公司首席财务官曾华峰在去年8月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首次披露,集团已经与莱恩资本合作成立私募基金,投资大约6100万美元,希望通过该基金收购欧洲的相关业务品牌。而这已不是李宁第一次借“壳”扩大自身的时尚版图,今年初该集团还通过控股的非凡中国收购了港资服饰品牌堡狮龙。

 

李宁本人早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中国市场的长期发展持乐观态度,有信心城镇化会继续带动内部消费,追上国内运动生活需求,集团将继续以单品牌、多品类、多渠道的战略来实现长期可持续的发展。

 

此外,Guess原CEO Victor Herrero也是李宁向Clarks伸出橄榄枝的幕后推手之一。Victor Herrero是李宁控股的非凡中国的高级顾问,于去年4月加入Clarks董事会担任非执行董事,Giorgio Presca表示Victor Herrero在Guess和Zara母公司Inditex的工作经验将有利于帮助品牌尽快恢复盈利。在李宁于今年7月拿下堡狮龙后,Victor Herrero还一举成为堡狮龙董事会主席。

 

深有意味的是,无论是堡狮龙还是Clarks,它们的共同之处都是拥有一定的历史底蕴或情怀,但因品牌老化而日渐衰落。

 

Clarks品牌最早可追溯到1825年品牌创始人Cyrus Clark和自己的弟弟James Clark开办的一家卖绵羊皮地毯的店铺,后于1833年成立皮鞋和皮靴工坊,最终在1851年的万国工业博览会上,Clarks因羊皮染色以及长筒橡胶套鞋一举获得两项大奖,开始被大众所熟知。

 

名号打响后的Clarks迅速扩张,除英国本土市场外还在全球47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超过一半收入来自国际市场,巅峰时期每年能卖出5400万双鞋子,目前在全球拥有逾1400家店,其中有400多家位于中国。然而面对愈发拥挤的赛道,Clarks于去年11月发布盈利预警,并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关闭大量门店。

 

疫情成为让Clarks家族决定放手的最后一根稻草。受英国3月发布的封锁令影响,Clarks被迫关门数月,遭受巨大损失。今年5月,Clarks首席执行官Giorgio Presca公布了一项名为“Made to Last”的战略,将裁员900人,关闭一些不盈利的门店,并首次提及考虑出售股权,以获取资金保持长远发展。

 

堡狮龙则是陪伴消费者时尚观念成长的服饰品牌之一,由“针织大王”罗定邦于1987年在香港开设第一间专门店,1993年堡狮龙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正式上市,成为当时香港及澳门最大的服装零售集团。

 

自2000年代中国内地赴港自由行开放以来,堡狮龙开始进入高速增长期,并在2005年市值突破25亿,与佐丹奴、班尼路并称为香港服饰三巨头。然而好景不长,由于经济环境波动大,加上ZARA、H&M等快时尚和电商的猛烈冲击给整个传统服饰零售市场都带来了负面影响。

 

从2014年开始,堡狮龙的业绩表现近年来每况愈下,年度利润已连续四年呈下滑趋势,其2014至2017年分别录得1.27亿港元、1.15亿港元、2500万港元、488.6万港元。2018年起亏损更是不断扩大,在截至今年6月底的财年内,该集团收入同比大跌27%至10.92亿港元,净亏损较上一年的1.39亿扩大至3.68亿港元。

 

至此,李宁用心织的一张网已初见雏形,触角已从运动休闲服饰伸至服饰鞋履这块大蛋糕。

 

有分析认为,一边是时尚老牌纷纷面临关店潮,另一边则是新兴时尚品牌抢占了半壁江山,李宁此时拾起堡狮龙和Clarks等老牌子,或许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看到潜伏的机遇,试图复制他在“拯救李宁”这一历史任务中的成功经验。

 

被称为“体操王子”的李宁于1984年以“三金两银一铜”的战绩成为洛杉矶夏季奥运会的运动员明星后,在1990年创立同名体育用品公司,率先在全国建立特许专卖营销体系,并持续多年赞助中国体育代表团参加国内外各种赛事,在北京申奥成功后,全民体育瞬间成为热潮。

 

得益于此,李宁也迅速发展壮大成为与另一国内运动品牌安踏比肩的业界领头羊。2004年6月,李宁成功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2008年,创始人李宁在鸟巢奥运会上“高空漫步”点燃火炬,令李宁品牌瞬间家喻户晓,2009年李宁在国内运动市场的销量一度超过德国运动品牌adidas,仅次于美国运动巨头Nike。

 

2010年,李宁宣布品牌新口号为“让改变发生”,取代“一切皆有可能”,并更换品牌Logo,同年,品牌销售额达到历史巅峰的逾90亿元,在国内的门店数量超过8000家。

 

赢得年轻人一时容易,一直赢得年轻人却很难。与堡狮龙和Clarks一样,当时的李宁在经历辉煌后也遭遇到品牌形象老化和经营战略等问题。对于如今活跃在消费市场的千禧一代而言,来自80年代的李宁故事与他们的生长经历又存在断层。如何与消费者形成有效对话,留存原有消费者并吸纳更年轻的消费者成为很多经典品牌的挑战。

 

随着运动时尚零售的急剧变化以及国外体育品牌施压,再加上因盲目进行扩张而遭遇大量库存积压,李宁决定放弃原先的中老年消费人群,转向更为年轻的90后,以尽快止损。但产品设计并没有跟上年轻消费者的步伐,随后李宁连续三年遭遇亏损,总额高达31亿元,2012年李宁共计关店1821家。

 

在下跌局面几近失控的时候,退居幕后的李宁经过谨慎考虑后,决定“再次复出”。2015年7月,李宁宣布亲自出马重新出任首席执行官,回归后的首个举措便是将品牌广告语改回“一切皆有可能”,暗示着他要让品牌重新站起来的决心。同时,李宁还大幅削减旗下加盟商的数量,并将直营店比例从35%提高到50%以上,以防止大量库存积压的问题再次出现。

 

在渠道方面,李宁则以巩固高效大店、布局购物中心渠道策略为主,持续关闭亏损店铺,升级改造低效店铺,把零售终端分为高效店、中国李宁及潮店、专业运动店和用于清货的奥特莱斯店,加速推进渠道多元化发展,实行区域差异化的商品规划以满足区域性特点及消费需求,优化店铺视觉形象,加强终端零售人才培养,重点提升经营效率。

 

在贯彻“单品牌、多品类、多渠道”的发展策略推动下,从连续亏损30多亿到实现盈利,李宁反转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此外,李宁时尚线的推出也是李宁实现翻身的关键。2018年2月,李宁首次登上纽约时装周被视为该品牌发展史上的重要转折。受益于运动服装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的趋势,将快时尚和休闲服饰有机结合的李宁时尚线不断从竞争对手手中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并通过在纽约、巴黎时装周走秀来提升品牌影响力。

 

随着品牌价值逐渐显现,2019年李宁收入大涨32%至138.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猛涨110%至14.99亿元。在截至6月30日的上半财年内,李宁销售额虽下滑1.2%至61.81亿元,但净利润大涨22%至6.83亿元,电商销售额大涨23%。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李宁的时尚战略已从一次偶然的试水,发展为可持续的生意。在竞争愈发激烈的环境中,李宁丝毫没有退缩,带领公司重新坐上国内最大运动服饰品牌的野心依旧。

 

截至周一收盘,李宁股价上涨4.5%至39.45港元,已远超过2010年4月1日巅峰时期的每股27.37港元,自今年以来累计上涨逾70%,目前市值约为981亿港元。



更多Clarks   的资讯
Jimmy Choo 2017早秋系列广告大片

上市公司时尚品牌